Count

My words, My world.

【創塔】Make wish 【AU】

@lucky0310 編輯大大生日快樂囉!
這是你要的點梗[交換靈魂]
奇怪,你明明知道我超疲憊寫AU的,所以這讓我忍不住整你一下,該有的東西都給你啦!沒辦法,你知道我喜歡讓別人煎熬( ᐛ ) 


- - - - - - - - - - - - - - - 


**6AM


他自一片晨光中醒來,明亮的光線令他反覆眨著眼,似乎是麻雀停留在窗邊的樹梢上吱吱喳喳,響亮的昭告一日起始。

意識在逐漸甦醒,然而他卻開始感到困惑。

睡前的習慣總是拉上房間的遮光窗簾,而住所的高樓層也讓樹枝難以觸及。這些推斷讓他瞬間睜開雙眼,發現自己並不在自己的房間內。


但是他認得這個房間,甚至來過不少次,也在這裡和房間主人肩靠肩的借宿。


「幸平!今天輪到你做早餐啦!」青木的聲音從房門外響起,這讓他更確定這裡確實是集星寮,而不是他自己的房間。

但這一點發現倒是令他更為困惑了,他還記得很清楚,昨晚在看完流星雨之後就和伊薩米一起回房間了,今天醒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聽著仍持續不斷的敲門聲,讓他停下思考、連忙掀開被子走下床鋪。


未著室內鞋,在初春仍冰涼的地板讓他打個激靈,他一邊磨蹭著雙臂一邊將房門打開。


「幸平你終於醒來了!」青木抱怨的看著他,說「我先下去準備,你換好衣服快點來幫我啊!」


看著說完話轉身就離開的青木背影,讓他的話還含在嘴邊來不及告訴。


方才青木還對著他喊了幸平的名字,但他回過身一看,房間裡確實只有他一個人,幸平根本不在他身後。

這是在搞什麼啊,難不成是惡作劇嗎?


「...怎麼回事啊?」他伸出手扶著額頭,喃喃自語,但這嗓音在傳進自己的耳內之後,令他瞬間瞪大雙眼。


他不可置信地舉起雙手,看著不屬於他的膚色和更為寬大的掌心紋路,他好像終於發現了什麼,但卻依舊不能置信,畢竟,這種像是科幻小說的情節怎麼可能真的發生?這不可能!


他連忙巡視著房間尋找著鏡子,但找到的機率就跟幸平的時尚感一樣令人絕望,他最後放棄的直接跑出房間,往印象中的盥洗室奔去。


「怎麼了?」丸井看著表情張皇失措的他,停下正在擦臉的動作,將毛衣掛在肩膀上並開口關心「難得幸平會睡過頭。」


又是“幸平”!?


聽見不應該屬於他的稱呼,他面色更加難看,連忙說了句“借過”,就從丸井那搶過鏡子前的位子。


被睡得像鳥窩一樣雜亂四翹的紅色頭髮,和沒在這張臉上見過的驚慌模樣。

他像傻子似的伸出手用力拉扯臉頰,看見眼前照映出相同的舉止和真實的疼痛,他這才迷茫吐露這長相該有的名稱「...幸平創真?」



**



「哥哥,該起床了喔!」伊薩米從下鋪醒來的時候,不忘呼喊睡在上鋪的兄長。基本上因為對方賴床成性,因此每天早上他都得扮演鬧鐘的角色。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今天在他的呼喊之後,別說“讓我再睡一下”的這種抱怨聲,連翻身扯被子的回應都沒有。

難不成是睡得太熟了嗎?伊薩米困惑地爬上樓梯,但卻沒想到事實是他最沒有預料到的那一個。


空曠的被窩、平整的床鋪,伊薩米帶著更為困惑的表情爬下樓梯,猜測該不會是在半夜起床去廁所,結果不小心在裡頭睡著?畢竟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現在被窩是空著的。


他一邊失禮的判定兄長的行為,一邊走出房間,但就在邁入浴室的時候,確實的聞到了從廚房那裡飄散的味噌湯香味,而且聞味道似乎還加了蜆貝增味。


「欸!?哥哥?」伊薩米看著正在廚房裡忙碌的塔克米,驚訝地接受對方真的比他早起的現實。


「早啊。」


「早安...。」伊薩米呆愣著回應,手腕上的錶指著他預計的方向,確認自己並沒有睡過頭。他將已經開啟的浴室燈關上,帶著依舊驚訝的心情走到兄長身旁,看著對方正熟練的準備著和食早點。



烤鯖魚、豆腐沙拉還有少許醬菜,伊薩米發覺餐桌上已經擺放好碗盤,但是依照行事曆上記載的名字,使他不解地詢問「哥哥,今天應該是輪到我做早餐欸...?」


「欸?是嗎?」


伊薩米點著頭回應,讓對方出現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但隨之而來的是不會出現在兄長身上的隨性「反正我都煮了,沒關係啦。你先去漱洗,等等就可以吃飯啦。」


「好...?」伊薩米遲疑的轉過身,滿是疑惑地走回浴室,他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哥哥臉上的表情是如此陌生但卻又十分熟悉⋯。

他沒有思考的將牙刷擠上了牙膏,並反覆的刷著智齒,片刻之後終於才理解那股違和感是什麼。

伊薩米連忙衝出浴室,牙刷都還含在嘴裡,就含糊地喊出口「幸平創真!?」


伊薩米不可置信的看著從小相伴長大的身影在那個呼喊下停頓動作,“他”放下攪拌著味增湯的湯勺,笑容肆意「啊,果然還是蠻不過親人嗎?」


「欸欸欸欸欸____!?」






**9AM


「幸平待會要跟我們一起去學校嗎?」田所彙整好已經擦乾的餐具,但個子嬌小的她總要掂著腳尖才能將盤子放到上層的櫃子,她有些吃力地先將碗放好,但正準備放盤子的時候,卻發現手中的物品被拿走。


「這樣挺危險的,我來吧。」


一回頭就看見幸平就站在她的身後,近得她一仰頭就能看見對方的面容,反應過來的漲紅著臉、迅速的閃身走出那個狹小的範圍,才發現對方根本沒有任何意圖,就只是體貼的幫她完成工作。


也不是說幸平平時不友善,而是今天的幸平讓她覺得有些不同。


田所看著幸平露出的手腕發呆,那是為了洗碗而捲起了袖子。

難得今天早晨他沒有穿著那件散發慵懶氣息的棉襖,而是穿著一件素淨的白色襯衫,雖然這是一件沒有什麼特色的上衣,但與平時截然不同的穿著無疑還是驚訝了所有住宿生。


而且今天的早餐也不是日式料理,田所想了一下,不小心將自己正在疑惑的思考脫口而出「是塔克米嗎?」


田所清楚看見幸平的手滑了一下,只差一點就把盤子給摔落,他重新放好之後關上櫃門,轉過身來問「小、咳,田所妳剛剛說...?」


她不太理解對方表情裡的緊張,偏著頭再次重複問題「那個,我是想問今天的早餐是塔克米教你的嗎?」


以可頌麵包為主,搭配了Caprese Salad和Omelette,雖然昨晚幸平預先烤好麵包的時候她就能知道今天並非日式料理,但那碗個人特色鮮明的義式蔬菜湯使她有這個推測,從涼子和悠姬品嚐時的驚訝表情裡也能得知並不是只有自己這麼認為的。


「啊、那個嗎,算是吧。」


田所對於回答裡的遲疑沒有多做思考,倒是對於自己猜對答案而有些開心,就算經歷過許多試驗和挑戰,她的自信心還是一樣過於卑微。


「小惠,你準備好了嗎?」吉野從廚房的門邊探出頭來,背著粉色後揹包的模樣看似準備要出門。


「欸?怎麼會,已經這個時間了嗎?」田所有些緊張的看著牆上的時鐘,在準備回房間之前連忙回頭說到「那個,幸平同學也麻煩準備一下吧?我們和水戶同學約10點在校門口碰面的。」


「幸平你沒穿著棉襖,拿個皮夾還是鑰匙什麼的,就可以直接出門了吧。」吉野看著難得穿著正式的幸平,有些不解田所話語裡的“準備”是要準備什麼,對方那不修邊幅個性形象深刻在所有人眼裡,如果現在是阿爾迪尼兄弟站在她面前說要準備,那她還能信服。「用不著準備吧?」


但令他訝異的是幸平居然順著田所的話,語帶抱歉地表示「不好意思麻煩稍等我一下,我回房間一趟儘快下來。」


「好的,沒有關係。」吉野和田所都被幸平突然的過分有禮給愣住,必須說,今天的幸平確實哪裡不對勁,這一點在兩人對望的眼裡達到共識。



**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伊薩米在收拾好碗盤之後轉身看著兄長,那熟悉了十幾年的身影正熟練的在收拾著廚房,但對方的一舉一動卻又充分的表達了骨子裡完全是另一個人。


塔克米,不,應該被稱作幸平創真的他關上水龍頭,用了一旁乾淨的布擦乾雙手,他看著這雙不屬於自己的雙手上頭有著和自己相似的傷痕,他沈默片刻,回應「一樣吧。」


「一樣?」伊薩米滿臉不解。


「對,“一樣”,照原本的行程走吧。」幸平將擦手巾掛好,在他的印象裡,今天學校沒有任何審查考試,倒是這場意外中的萬幸。

他轉過身靠在水槽邊,看著伊薩米。


「塔克米今天應該有事情得做吧?」幸平思考時略為皺起眉頭,殊不知這樣的動作放在塔克米身上帶出截然不同的韻味「不能因為這樣被停擺。」


被對方認真的眼神給震懾,伊薩米停頓了片刻,但他也說不出反駁的話,畢竟對方料理實力擺在那裡,基本上言行注意一點應該沒有問題,若有問題...他再想辦法掩飾過去吧。


伊薩米嘆了一口氣,妥協的告訴「等等要去學校,後援會那邊有活動需要出席。」


「後援會?」雖然對這個名詞十分陌生,但是聽聞多次下來,自己倒也十分有興趣,幸平看了四周的牆上卻沒能發現時鐘,在伊薩米的提醒下才得知時間。


「所以哥...不是,」伊薩米懊悔了自己的口誤,改正的說「是幸平你要參加嗎?」


「如果出了問題,得麻煩你幫忙啦。」幸平笑著說,畢竟他自己沒有絕對的自信能一切順利。


必須說這個走向自己是十分不安的,在的用餐的過程裡,他們討論這整起神奇的事件,但是幸平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認為這只會維持一天,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最好的方式,還是一整天都待在住處裡哪裡都不去。


但是今天後援會的活動又十分重要,還是哥哥自己承諾會到場,要是“塔克米”缺席的話,應該會有不少人感到遺憾,而哥哥更會難以原諒毀約的自己吧?


沒有辦法了。

伊薩米嘆了一口氣,妥協的說「去換個衣服準備一下,我帶你過去吧。」


「好。」幸平揚著在塔克米臉上顯得違和的肆意笑容,相較於自己的疲憊,他的表情倒是對這個走向十分樂見其成。






**12PM



必須說今天的幸平十分的不對勁。


這是來自水戶的觀察,並且是第三個這麼認為的人。


原本只是請田所多邀請幾位朋友,為後天社團活動所要呈現的料理給一些意見。

她只是想,若是剛好、湊巧的話,幸平能一起來會是件很好的的事,畢竟他的料理實力眾所皆知嘛!


但這個模樣的幸平他可沒有預料到啊!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大概是察覺到自己的目光,水戶發現對方正視自己的目光比平時更能以承受,她突然慶幸起自己膚色比較深,紅了臉也不容易被發現。

但她卻沒想到自己臉紅的程度已經不是膚色可以遮掩的。


「難道是不舒服?」


看著對方越來越接近,原本伸出來要探測她額頭溫度的手在她眼前的位置停下動作,似乎是發現這個動作太過靠近而沒有禮貌,道歉的收回手。


「小...咳,田所,可以麻煩妳看一下,水戶同學有沒有發燒嗎?」

「欸?」田所連忙小跑過來,看著水戶通紅的臉也跟著擔心起來,將自己的手貼上水戶的額頭,關心的詢問「有哪裡不舒服嗎?要不要去趟保健室?」


「不用,我沒事。」水戶用手對著臉搧了搧風,語氣加重的說「我沒事,幸平能麻煩你幫我從冷凍庫裡拿出羊腿嗎?我等等就要料理。」


「沒問題,不過若是真的不舒服可別逞強。」


「嗯,沒事的。」水戶在幸平轉身之後便自暴自棄的把整個臉埋進手掌裡,講話的聲音還因此變得含含糊糊的「小惠,我的臉色很糟嗎?」


「嗯…很紅喔。」好像說一次不夠表示,田所思考著恰當的形容,再一次強調「就是,快要到熟透的牛番茄紅色。」


「是嗎...。」水戶將臉抬起一點,看著正從冰櫃裡拿出沈重羊腿的幸平,俐落的幫她先將外層的包裝拆開,然後這些動作讓他身上本來就合身的衣服隨著動作更加貼身。


其實水戶在看見幸平的第一眼就傻愣住了,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吶喊,幸平今天的穿著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明顯整理過的頭髮,和除了制服外根本沒見過他穿有領子的衣服。在白襯衫外罩著一件深棕色樹羔牛皮背心,精壯而不瘦的腰部曲線在襯托下一覽無遺,更別提若是將視線往下移,那件有著休閑的大口袋的深色長褲襯得雙腳有多麽修長。


水戶深吸了口氣,試著恢復自己身為水戶肉品下任當家的冷靜,提出了她唯一想到的可能性「...是塔克米嗎?」


“碰!!”


被巨大聲響給嚇了一套,在場所有人往聲音的方向望去,卻發現幸平難得手滑,將整隻羊腿摔進洗手台裡。


「抱歉,果然太沉了吧?」水戶忘了自己的害躁,連忙過去幫忙處理,拆開包裝上最後幾條綁線。


「不,沒事的。抱歉,嚇到妳們了吧。」


她不確定自己是否認錯,畢竟她竟然在那個總是天塌下來也不怕的幸平臉上看到了“膽怯”?這讓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但再睜開眼的時候對方的表情已經恢復平靜。


「方才你們是不是提到⋯塔克米?」


想到幸平方才協助她料理時候的動作,那行雲流水的水準還是和往常一樣,但今天的他不只穿著,連說話的語氣好像都不太一樣「塔克米?」


「啊啊,我是想問,昨天塔克米在極星寮留宿嗎?」水戶想起方才被打斷的疑問,重新開口詢問。


「沒有喔。」田所對於水戶的疑問感到有些困惑,但再看見幸平之後便理解這句猜測的原因,畢竟再出門之前,自己和悠姬就已經先被驚訝到了,幸平這副很有時尚感的穿著確實很像塔克米的品味。


「抱歉,那個⋯你們誰能借我個頭繩或是髮夾嗎?」


聽著幸平突然轉移話題,田所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翻找著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個黑色的橡皮筋和黑髮夾,詢問「這個可以嗎?我總會預備的放在身上,都是沒有用過的。」


「可以的,不好意思就借給我了。」


水戶好奇的看著幸平從田所那裡接過,原本還以為是要創新什麼料理手法,但卻發現他正拉起自己左邊的瀏海,她問「瀏海太長了嗎?」


「是啊,這個長度有點札眼,會影響到料理的動作...麻煩等我一下。」


看著平常總是不修邊幅的人突然打理起自己是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幸平手靈巧的動作著,將右半邊的瀏海貼緊著頭皮編織起,再用橡皮筋打結和夾子固定在一側。

介在要長不長的瀏海無法全部綁在一起,折衷的處理至少讓右半邊的視線乾淨起來,他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將男性臉龐的稜角展線無疑。


「好了,這樣舒服多了。」

「接下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在幸平說了第二句話水戶才回過神,她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到一旁的牆角,並在田所的贊同之下表示「幸平,你今天真的太不對勁了。」


「咳咳咳——!!」


她們看著突然被自己口水嗆到的幸平加劇了這個想法,怎麼說呢?雖然不對勁,但這種行為模式似乎挺眼熟的。



**



“幸平,你待會不用說話,我會指示你行動的。”

在走進料理教室之前,伊薩米特意向他吩咐了這句話。幸平自己也有點自覺,大概是穿衣品味徹底毀了伊薩米對他的信任感。


畢竟伊薩米在看見他換了外出的衣著後就嘆了口大氣。


誰讓是塔克米的衣櫃裡只剩下這件法蘭絨襯衫最厚了,現在可是早秋涼爽的天氣,他可不希望自己在塔克米身體的這段時間把對方弄生病了。

好吧,在保暖之前,他確實他是不怎麼在意衣著搭配。


伊薩米看著幸平帶著自己給他的白色口罩,謊稱喉嚨痛而不發一語,沈默演示著這道料理的處理方式。光看烹調動作,確實是不會有任何被拆穿的疏漏。


伊薩米一邊和後援會裡的幾位同級生討論課題,一邊仔細地留意著幸平偽裝塔克米的狀況。目前情況在自己的安排之下一切正常... 不,聽著那些竊竊私語的討論,哥哥的形象分似乎還升高了。


幸平他確實有在努力模仿塔克米會有的態度,但細節的一舉一動還是會顯現出不同,更何況在場的成員可都是“阿爾迪尼後援會”的成員,眼睛尖得勝過食戟的評審員。


截至目前為止,他已經聽到了許多不同之處,像是他右手邊就正在討論深色襯衫的領子開得比平時低兩顆扣子,露出的鎖骨很...

咳!伊薩米試著用看似不經意的咳嗽聲打斷她們的對話。



果然衣著還是有差距嗎...?

對此伊薩米無望的看著天花板的吊燈,畢竟這已經是他努力過的結果了,對於這些謠言的產生他只希望哥哥之後能諒解他的辛勞。


當出門的那一刻,看見幸平穿著深綠法蘭絨襯衫搭配酒紅長褲,那糟糕的顏色組合簡直是菠菜配上Penfolds 389的慘烈聖誕料理。在絕望之前,他無比慶幸想起那件襯衫是正反兩穿的設計,所以在深色襯衫的改變下,最後挽回成了魚子醬與紅酒的正常搭配。


只是他還是能聽到別的私語,說著當塔克米伸長手而拉高衣服,能夠隱約看見比平時低腰的褲子露出的腰段,比想像中還要纖...


伊薩米還是忍不住疲憊捂上眼睛,他想,那些新的評價和流言不會是他的責任了。

畢竟法蘭絨過暖讓幸平多解了兩顆扣子散熱這不是他的錯;哥哥最近變瘦而讓原本合身的褲頭掉到胯骨上,這更不關他的事了!





**15PM



水戶在確認準備的東西都沒問題之後向來的所有人道謝,畢竟他們可都是犧牲了自己的假期,特意來陪自己預演社團活動需要的料理。


尤其是幸平,為這次的烤羊腿提供了不少料理方式。

只是看幸平的烹調過程使用許多香草香料,她還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對這一塊如此擅長,畢竟這看幾來是博洛尼亞的料理特色,難不成是塔克米教他的?


她思考著可能的選項,看著對方難得的打扮出神,分心的結果就是走路不看路的撞的人。在她跌坐在地之前被對方拉住,她只能連忙站穩並向對方致歉「不好意思...欸?伊薩米?」


看著自己眼前是熟識的同學,讓水戶的思考停頓了一下,往伊薩米的身後一看,果不其然看到總是一同行動的對方兄長。


只是雖然沒有哪裡有錯,但她忍不住覺得今天的塔克米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只是還沒等她觀察出結果,就看見站在他身旁的幸平突然拉住塔克米,沒打招呼的就往另一棟教學大樓的方向跑去。


「那個,不好意思。」被留下來的伊薩米連忙向他們致歉「幸平請借給我們,謝謝。」


雖然不太懂對方致歉的原因,但她們只來得及點頭答應,那三人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走廊的那一頭。


「怎麼回事?」吉野完全狀況外的看著事情發生,沒有頭緒地問著相同困惑的兩人「還有,我真的覺得今天的幸平十分不對勁。」


這句話引來另外兩人的附議,這樣水戶勇敢的說出自己方才的感受「或許是我的錯覺...但我覺得塔克米好像也,不太對勁?」


「就好像...塔克米是幸平同學,幸平同學是塔克米。」田所打破沉默的說,但隨即有覺得自己講得話太過荒妙而笑出來,讓兩人不要在意。



**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伊薩米打破沉默,讓原本互瞪著眼的兩人將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

但說是互瞪也不太對,因為也就只有身處在幸平軀殼裡的塔克米在瞪著對方,在塔克米軀殼裡的幸平眼裡倒是只有好奇和有趣的情緒。



「根、本、不、知、道!我今天醒來就發現自己變成這副模樣了。」


聽著幸平的語氣講話,這讓伊薩米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不能說是感到噁心,而是他很熟悉兄長鬧脾氣時的語氣,除了頓點的話語還會不斷繞子圈子走,這個行為被別人使用就是令他渾身不對勁。


「啊,我想我該自首的。」幸平打算靠坐在窗台上,但不熟悉的身高差距讓他意外的失敗了,重新再撐了次窗台才坐了上去「不過明天就會換回來的,所以到也不用擔心。」


「所以是你!?這是魔法還是什麼、什麼巫術之類的嗎?」


聽著屬於自家兄長的慌張語氣,這讓伊薩米深深反思,之後一定要限制哥哥的課外讀物,少一點怪力亂神的奇幻小說作品。

但在對方的自白之下,伊薩米總算了解對方今天為何如此有恃無恐了「所以說,是幸平你造成的?」


「這麼說好像也不太對,因為我做的就只有許願而已。」似乎會口罩遮掩著而不習慣,幸平想著已經離開後援會這麼遠了,便乾脆的摘了下來,解釋的說「昨天不是有流星雨嗎?」


「你是說昨晚的Leonids?」伊薩米愣了一下,畢竟壯觀的場面他們兄弟倆也有在關了燈的陽台上看見幾顆閃爍墜落。


「榊還有吉野都說了流星掉下來的時候可以許願,看她們那麼認真,我也跟著說了一個。」幸平說完還順便提供了完全不相關的無用資訊「極星寮的成員昨天聚在一起看了喔,順便辦了料理比賽,不過我的烤魷魚系列被禁止參賽就是了。」


「所以你是許了什麼願望?」


「哇喔,被自己盯著的感覺跟看鏡子還是不太一樣。」幸平看著因為著急而湊近眼前的塔克米,雖然是自己的臉而感到可惜,但這有趣的景象還是讓他心情變得愉快。

只可惜在對方的焦急之下自己沒有辦法繼續觀察,只能先給予回應「我許了“或許和塔克米交換一天會很有趣”的願望。」


「...欸? 你你你說什麼!?」


「這麼說起來...哥哥。」伊薩米看著呼出驚呼的自家兄長,突然不想再理會自作自受的兩人。他昨天就站在塔克米的旁邊看著星空,當時還以為是聽錯的話語看來並不是自己意識過剩,他不為塔克米保密的直接說出「你昨天也許了同樣的願望吧?」


看著幸平創真的臉難得漲紅,羞憤的表情更是第一次見到,但這份稀奇也無法撫平今天他所受到的驚嚇和疲憊。

伊薩米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既然得知明天就能恢復正常,他也不想再多費心了,表示「哥哥你們自己處理吧。」


但就在伊薩米要離開之前特地轉過身,能清楚的看見那雙相同顏色的眼瞳飽和凌厲氣勢,但警告的語氣卻和平時一樣溫和,反差感讓人膽懼「可別太欺負哥哥啊,要不然我會生氣的。」


「這你不用擔心。」幸平收起駝背、正了坐姿,直視著伊薩米的雙眼給予回應。


雖然確實得到承諾,但幸平那副不夠正經的模樣套用在塔克米身上對伊薩米而言就是一種視覺衝擊。

他繼續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思考自己是依靠了怎麼樣的意志力才能撐到現在的,但加劇的頭痛催促著他離開這場糟糕的惡夢,找個遠離這裡的地方好好休息。


幸平對著伊薩米揮了揮手道別,看著對方走遠了之後便從窗台跳下來,向著塔克米的方向走近。


「所以,塔克米也許了一樣的願望啊。」幸平新奇的感受較低的視線,他微微抬起頭,用著有趣的目光看著屬於自己的臉龐漲紅,再逃避的別開臉。


兩人就像是在跳著一曲未成調的華爾茲,一個後退另一個就前進,距離始終存在,雖然這個行為挺有趣的,但難得的時間這麼使用還是有些浪費。

幸平再踏了幾步,變用了一個刻意跨大的步伐把人逼到角落,直接站到對方的面前堵住所有出路。


今天一整天,幸平用著塔克米的味蕾去品嚐一道名為“生活”的料理,使用了辛辣的食戟挑戰、甘苦的學校生活,還有酸甜的個人情感所烹煮而成,每個生活時段都各有特色。


像是伊薩米的陪伴就是杯溫潤熱牛奶,在早晨總是不可或缺;遠月學園則是一盤豐盛主菜,作為重點而存在。

但現在,他只是看見 “幸平創真的眼底倒映著塔克米阿爾迪尼的身影”,就像吃了一塊高純度的巧克力,沈溺這份濃烈卻被裡頭的咖啡因含量逼得不甘閉眼。


幸平想感受的便是這個,所以才會破例的相信這些謠言傳說,學著女孩子們向紛落的隕星許下慾念。


這是僅有在這奇蹟的一刻才能體會到的心境,他多麽希望塔克米快點忘記害躁,所以他主動的把額頭相抵,只願對方和他一起沉醉在這場美夢裡。





- - - - - - - - - - - - - - - -

太好了我完成啦!急急忙忙的先丟上來,3月差點整個人消失,果然休假一個月太罪惡了⋯有些細節的地方改天再補強好了( ᐛ ) 

總之老樣子,有任何話請不要吝嗇的全部給我吧!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