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ACCA】平行

@S 好了,輪到我啦( ᐛ )
那麼我這一方面就往下放了。

- - - - - - - - - - - - - - - -

【原作向-ep5衍生】




「有空嗎?」


Nino看著靠在圍欄上的Jean,對方放置在煙盒上幾個已經燒盡的煙嘴象徵了他在這裡等了一段時間。


這附近除了幾盞恆亮的路燈之外,可沒有任何讓人駐足的吸引力。


「我明天一早還有工作,怎麼了嗎?」尼諾儘可能的裝作正常的回覆,他希望嘴角掛著的笑容足夠隱藏見到Jean所產生的動搖。


對方出現在這裡的動機是如此明顯,他就僅是個背叛者,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得到對方的等待。


但是,那句邀約他可以把它當作什麼意思呢?


只是究竟是"什麼意思"都沒有意義了,因為他下意識的逃避婉拒,已經斷送了所有的可能性。


「請假吧。」


Nino猛然的抬起低下的視線,這是他第一次聽見Jean提出任性的要求,對象是他。


還以為自己的冷淡態度足以逼退他,讓兩人之間劃下一道不在牽扯的距離,但對方卻如同初見那時一樣,做出了他意料之外的舉動。


他輸了,很徹底的輸了。


「隔街有家酒吧還在營業,去那吧。」Nino妥協的笑了出來,在近期裡第一個真心且坦率的表情。


他預備心裡的告訴自己,不論接下來得面對什麼,這次可不能試圖灌醉Jean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步伐聲交錯而紛亂無序,酒吧不遠,讓這段沒有節奏的聲響提前結束。


推開門後,低沈的吉他和弦和食物香氣填滿兩人之間的空隙。入夜已深,所有人的音量都自覺壓低,像是情人耳邊呢喃的聲響跟著音符一啟溢散。


熟識過久,多日未見倒是不至於帶給他們尷尬,但卻有著不同原因的沈默在彼此的吐息之際蔓延。


「Nino,這陣子都去哪了?」就如同這份邀約一樣,少見的,是由Jean開起話題。


Nino舉起酒杯的手停頓,已經觸及嘴唇的杯緣終究是沒讓任何液體邁出,杯底觸及桌面的聲響帶出他的話語。


「抱歉,最近有點忙。」Nino思考了一會,才給了這句回覆。


他善於隱藏,甚至能說這是他的一種本能,但在這份行為模式下仍有自己的手則,他絕不對Jean說任何謊。


Nino確實很忙,在每個工作間隙裡找尋各種任務去填塞,讓自己忙到沒有時間出現在吉恩面前。


身份已經暴露卻不願意放棄職位,不肯讓不知打哪來的"誰"取代他。如今若是再次出現在Jean面前,Nino就只能依照指示的“假裝朋友”了吧。


「....是嗎。」


Jean遲疑的語氣無疑是把利刃,幾近劃破Nino準備多時的所有偽裝。


Nino一直都在工作,利用了朋友的地位,消費著特殊的身份所獲取的信任在監視Jean。這個認知致使他一口氣灌下半杯酒水,厭惡起自己的清醒。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畢竟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相。


————“朋友”這兩個字也並不是假裝。





在這個夜晚過後,兩人就維持著這樣不近不遠的距離,沒有更進一步的追究或指責,過於平順的分別讓那晚的對話好似不曾存在。


Jean提前完成了地區的監察,除了購買伴手禮之外沒有多做任何停留,在提交規定的報告之後,便扛著大量的食品回家。


家裡的那道門就像是世界的分隔,把所有猜忌懷疑的心計都隔絕在外。Lotta幫忙將Jean的外套掛起,再一次的詢問起「怎麼那麼久都沒見到Nino,哥哥你有遇到他嗎?」


而Jean只是放下懷中的袋子,把裡頭的物品一一取出,並彎下腰拾起不小心滾落在地的蘋果。他思考了一下,最終還是將它至於桌面,沈默著而沒有回應。

———他們都想要改變什麼、恢復些什麼。

Jean走到陽台,點了支煙,但少見的只是含著煙嘴,讓飄渺的白霧隨風飄散至黝黑的深夜,平穩的世態反應在寂靜的街道,以至於這道煙霧沒能觸及任何人。

Jean低下頭看著手中失而復得的打火機,點燃火焰時的摩擦還在上頭殘留著一點溫度,他食指反覆磨蹭著,直到它被氣溫同化、變回冰冷。

———他們也確實試過。

Jean將完全沒有嘗過的煙掐熄,不再將視線投望遠處的那幾扇路燈。回過身並拉整被風吹亂的領口,在Lotta出言關心之前關上陽台的鎖並拉上窗簾。

Jean接過Lotta遞給他的黑咖啡,在對方的體貼下讓氣氛依舊保持沈默,他推測這次大概是最後一次聽見這個問題,今日之後,就再也不會聽見這個問題了。

他深交的友人不多,大概Nino的朋友也是稀少的,或許現在的局面得各自歸罪於低等的社交能力,彼此都有罪責,卻不知誰的罪更深。

———要求解釋?給予致歉?


是這麼做就能解決的嗎?Jean可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事出必有因,他不信不知者無罪。

Jean還是在困惑著,也為此煩惱著。口中的咖啡在思緒混亂的情況下變得苦澀,難下嚥的程度猶如那晚飲到的劣質啤酒。

如今,他還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視線,明顯的程度讓他知道這是刻意,但卻再也找不到那本該熟悉的身影。在這一份互相的遲疑之下,維持著不再接近也不算遙遠的距離各自生活著。

「或許,等著哪天在路上相遇,」Jean一口咬下那顆已經被削了皮的蘋果,淡淡的給予了回應「再問問他在幹嘛吧。」


- - - - - - - - - - - - - - -

註解》標題的【平行】並不是指“並肩平行”,而是作為“平行線”的解讀。

想要比較HE的版本,請往@S 那邊走》
http://u228185f.lofter.com/post/1ddffbba_e6925dc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