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長評的回禮【創塔-黑道AU】

@Vivian 收到長評的那一刻無法言喻我的開心了,看完之後害我淚腺崩壞。謝謝,簡直同好中的楷模。

我不知道要怎麼表示自己的感動,所以把文章中讓你不太懂的地方補了點內容。就只是手機碼的一點點內容,還請笑納( ᐛ )



- - - - - - - - - - - - - - -
**有引用《江南—龍族》
- - - - - - - - - - - - - - -


幸平拿起筆在照片下方寫上備註。


今天事情進行的比預想中順利,所以回到住處的時候斜陽都還沒有被月色取代。


用來黏貼照片的落地窗從縫隙滲漏光芒,溫暖的盈滿逐漸昏暗的室內空間。


他拒絕所有人的邀約。
一個人獨居在碼頭旁的洋房裡。


仲裁者的身分比他所想的還要繁重,真坐上這個位子,才了解當年老爸為何總是三天兩頭就跑不見人。

想到年少的自己還把幸平誠一郎當成一般的不良,天真的簡直會笑掉整個遠月成員的大牙。

這使他忍不住聯想起當年在遠月總會研修的日子,那些自己曾幹過的蠢事使幸平忍不住笑出聲。

即使只有一個人的笑聲在室內迴盪顯得幾分詭譎,但他從不為此在意。


就像是他無視眾人勸阻的眼神,選擇在這塊是非之地建築他的住所一樣。


幸平沒有收起揚著的嘴角,將落地玻璃打開,讓海風帶著難以言喻的細緻氣味刮過自己過長的瀏海,再毀壞空氣清淨機的成效填滿整個室內空間。

他似乎還能在海風里聽見遠洋的汽笛聲。


洋房座落的位子不錯,讓幸平能倚著窗框看著最後一抹橘紅墜落在海平面之下。

在天色被墨染,他才慢悠悠的摸黑走進廚房。


忘記補充食材的冰箱一片空蕩,有些幸好田所因為要事在身而沒有答應自己的邀約,獨居的怠惰讓幸平拿出一罐啤酒而選擇忽略晚餐。

打開玄關的燈,喝著不會醉的酒整理他的機車。


持續有保養的狀態讓幸平不需太費力,按照預定流程的處理使一切都保持在軌道上,不論是機車、還是黏貼在窗上的計畫。


幸平一口氣將啤酒灌下半瓶。


今日見到東北的躍兔身手依舊靈活,在看似懦弱的氣質下,利落解決自己方才備註照片裡的那位叛徒。


田所告訴自己,返回義大利的伊薩米也準備繼承家族成為下任接班人。


即使曾經受過傷,但所有人都在往前走。

在他們不再充滿擔憂的眼神裡,自己大概也像是在往前走的吧?


幸平捏扁了手中的鐵鋁空罐。


新戶曾經和他說過:「人會經歷三次死亡,"心臟停止跳動"、"葬禮"以及"不被誰給惦記"之後才會真正死去。」


幸平貼上胸口的掌心曾明確的感受不到絲毫跳動。


這輩子第一次身著黑色西服是率領遠月的夥伴融入遠洋而來的黑手黨群眾。


他不會甘願放手的。

就算所有人都能隨著時間淡忘傷痛,他也會留下來親自揭開傷疤,在一次、又一次的鮮血淋漓裡構築那抹鉑金色的身影。


即便要讓他在復仇中緬懷,還是停下生活去減少記憶被覆蓋,幸平也不會讓塔克米.阿爾迪尼在自己的思緒中離開。


- - - - - - - - - - - - - -


請你勾搭我。
我對同好很友善的,真的。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