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白爛室友日記】S


嗯,好,該怎麼起頭才好?

其實看著那所謂的標題就蠻淺顯易懂的。對,這是我和一個白爛室友認識後糾纏人生的故事。


最先開始,就來介紹白爛室友本人S吧。

說起來,白爛這個形容還是他自己給自己的。說起來真有點自婊,但我懶得糾正了,有點累。

而且他...我認為他也不是很了解「白爛」這個詞的意思。
因為他不會講閩南語,而且也聽不是很懂。
會用這個詞或許是覺得很炫炮?(不要問我什麼是炫炮,這不是我發明的詞所以我也很難解釋,簡單來說就是你們直覺的那個意思。)

總之,我覺得他把白爛這個詞當成是會犯蠢、或是KY的綜合體,偏向趣味性。但如果認真的google查詢(這個詞沒有維基百科請不要做白工了),就可以發覺這個詞不只是「無理頭、耍白痴」,還有可能加了點「性格不佳」的成分在。
所以我才覺得這個詞其實有點不適合他,但既然他自己這樣說了,我會聳聳肩的表示接受,因為我還有更多事情需要去糾正,我已經懂得適時的放過自己。

他對於把我們相處狀況寫出來這件事還蠻感興趣的,更正,是非常感興趣。
已至於標題其實都是他取的。

我將我試寫的一篇文章拿給他看,其實給別人看自己寫的文章總是很令我窘迫(我不想承認是害躁如此少女的表達),但對於把我們相處寫成文這件事早成定局,所以我也有點豁達了,乾脆了當的問他「把我們相處的狀況寫成文放在網路上,那整體要叫什麼?」

對我的提問他語氣裡倒是充滿不解,用著第一篇看到的印象問我「不就是S和C這樣的簡稱嗎?」

「不是啦,不是我們的名字。」畢竟我是不可能一次寫完的,大概會是章節章節的上傳,所以才會說是“整體",我皺著眉頭試著再次解釋「是整體的篇幅標題,要叫什麼?」

「喔喔!」S理解的說「叫『白爛日記』怎樣?」

「呃...我沒有聽錯吧?『白爛日記』?」我遲疑了一下,因為聽起來真的超難聽的,大概是我寫過所有文章最難聽的標題了,絕對第一沒有第二。

「沒有聽錯啊。」不知道為什麼S語氣突然充滿方才沒有的笑意,正覺得奇怪,他就說「可是C,如果你真的取名叫『白爛日記』,那白爛的就是你了欸?」

「不------!!」可惡我才不會毀了自己的冷靜形象!我快速的反駁「那我要改叫「白爛室友日記」,這樣白爛的就不是我了。」

聽到我這樣說,S的語氣充滿可惜「可惡我真相你了!」

對著他這種充滿可惜的語氣我什麼都不想說,那種"早知道就不要講了"的語氣沒有人看不出來。

「如果有『白爛日記』和『白爛室友日記』,我絕對會比較想看『白爛室友日記』。」只是在談話裡一直很安靜以至於要被遺忘的J學長卻突然發表了自己的意見,說了「雖然這個名字真的很遜,但是就是個可以創造話題的名字。」

J學長莫名其妙的補話導致我就真的定案了這種奇怪的名字,到現在為止,我還是不斷的在思考,取這種名字究竟會有誰願意點開來看?
而且真要說,這兩個標題的差別就只在於主角是“白爛的人"還是“負責吐槽白爛的人"的差別吧?

但仔細將這個差別帶入現實生活,多了一個負責吐槽的角色這還真是天差地別。

 


說說和S的認識,我從高中一年級住進宿舍後便認識了他。到目前為止恰約七年。但我們只是朋友,收起你們看基友的墨鏡,不要跟我提什麼七年之癢,我們友誼長存好嗎?

最初的關係其實該是隔壁寢的,但他晚兩週才住宿導致原本的位置被卡走了,所以後來睡到我旁邊的空床位。
疑問他為什麼比較晚住宿嗎?其實這件事他好像有跟我說過不下一次,只是他奇葩的事情太多,所以這件大概是家人因素這種太平常的理由就沒辦法進到我的腦子裡了。

我們倆的關係其實也不是嘴賤互炮的相見恨晚、或是志趣相投的一見如故,就只是...認真說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電波一些的說法:信號波長對上了?所以就走在一起了,仔細想想也覺得幾分莫名。

因為是住宿生活,所以基本是除了上課時間(我倆不同班級)就全都生活在一起,這種朝夕相處的模式導致我們友情還算堅定,畢竟有太多時間去摸清對方的底線,又不是智障會去點炸彈所以相處的一直很安穩。
我將我那位白爛室友稱為S。
一開始用名字稱呼的,但後來就用他的綽號,他是我接下來所有描述的友人唯一不是代稱的,因為我平常就真的喊他S。

 

S家狀況跟我相反,我是有兩位姐姐他則是有兩位哥哥,我的姐姐就是完全現充,而他的哥哥們則是偏宅屬性的。
各個層面來講我喜歡以奇人來稱呼他的兄長,他們大概是造就S如此奇葩性格的最大原因,但S腐掉跟他哥應該是沒有直接關係,這個看起來很有趣的話題我們稍後再談。

身為男性對於衣著這件事情可以不用如女生那般靈敏,但S的穿著打扮基本是媽媽一手包辦的,難得套一件上衣會炫耀說這件是他自己買的我還會感到稀奇。
先聲明他不是媽寶,只是對這類的事情懶惰到一個程度。
在走廊偶遇他剛開始還會提醒「領子,摺一下。」又或是「衣服右邊塞點進去。」,但看他無所謂或是不明所以的表情,時間久了我就省了提醒,乾脆直接動手幫他摺個衣領、拉領帶,或是幫他把襯衫右側衣角再塞一點進平衡畫面來順自己的眼。

我們就這樣同住兩年,換了寢室也換不掉彼此是室友的身分,大概就差沒有一起洗澡但貼身衣物早就看光、沒有一起睡因為單人床鋪而且我睡相超級差的如此熟識,直到高中三年級我沒能抽到宿舍才搬了出去,但基本上在學校相遇我卻還是他的老媽子。

雖然不是室友了,但S很常自己或是偶爾拉上M(另一位因為S而結識的友人)在我住處下大喊我的名字邀我一起吃晚餐,必須說這完全不青春還有點羞恥。
我住的地方二樓是房東家,二樓以上是分租房間,雖然出入口不同,但每次來我房東都能聽見他的喊聲,而且為了通勤方便所以我住的地方離學校很近,許多放學的學生也都會經過,每次他一喊週遭學生總會頓足望一下...真是夠了,我名字換個字可以像在喊女生,但你們這群男生再怎麼望走下來的還是確確實實的漢子啦!
分明打個電話call一聲我10秒就會馬上下樓出現在他面前的,向他提過了下次還是樣我行我素我也就放棄了,真的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忘記了(但根據瞭解是後者的可能比較大一點)。

高中就這樣莫名的牽牽拖拖,我們居然誰也沒有甩開了誰。

S曾經跟我說「有個說法『高中朋友是最能成為一輩子的朋友的。』。」

這句話讓我想了挺久的。
大學都是各玩各的,看似真的很好的卻比想像中容易散掉;國中太年少了,長大後能繼續擁有話題閒聊而不是依靠回憶繫住友情的也沒幾個,這麼說起來,高中還真是足夠珍貴。

他平常都是需要被吐槽的咖,但難得講出這種正經話的卻總是讓人引人發省。就像是那種很俗濫的梗,壞人死前最後做了一件好事總令人驚嘆,那驚嘆效果遠遠勝過平常總在做好事的好人。
雖然這個形容好像有點微妙?但基本上真是這種感覺,內心會想著“明明就是個B型啊...。",卻又不能否認這也是他的一部分。

 


來講講大家應該都會感興趣的部分。
先聲明,這部分完全是他推我坑,就是他。

上面提到過他是"腐的",這件事你們並沒有會錯意,我也因為他也變成"腐的"。
但要說清楚我們還沒有到會帶濾鏡看周遭朋友的深度,我腐了這麼久還是個“鍋邊素",S他也是差不多的程度,所已請停止你們對於腐男的過多想像,我們就只是覺得這不過是戀愛題材的一類不覺反感,會撇開那層恐同症去喜歡那些真的寫得很棒的故事而已。
這麼說起來總覺得挺正面、挺好的。

他推我坑的出發點是從我很喜歡音樂的這一點,雖然對音樂的依賴性沒有現在這麼重,但我高中時就已經感到非常的喜歡。
在宿舍聚會裡大家討論到自己喜歡的音樂,我講的是幾個在國外小有名氣的樂團,而S則是說了幾個日文單詞,當下真的沒有想那麼多,就只是當某個日語歌手吧?我對日語這方面沒有研究也就沒有在意了。

直到比較熟了之後S就正式的向我介紹他聽的音樂。
哇啊,新世界,一直待在YouTube的我還真狹隘。

S將他的耳機拿給我,向我介紹的一首歌。演唱者的嗓音就如其名,乾淨到讓人下意識的抽了口氣,這樣的曲風和嗓音真的是市場上找不到的歌手。
雖然是日文歌,但看著翻譯的歌詞卻只會更喜歡這首歌。

第一首歌跌坑之後,S就更進一步的向我推薦這位歌手和其他位歌手合作的曲目,據S帶著笑著的說法「所有東西都要講求順序。」。

所以他在我跌了第一首超清晰的曲目後,接著就是一首那種過於曖昧的歌,那很歌詞和唱腔很明顯的就是腐了吧?是啊,其實自己當下也有意識到這一點的。
只是從音樂的角度就會忘記自己原本的反感意識,沒有辦法因為這一點小事就放棄一首好歌啊。

而且真的聽了S講了歌手之間的互動情形也只會覺得有點新奇?
整體來說很有趣、很可愛。有很大原因是因為我對音樂有興趣,所以就忘記本來會有的反感,S向我講的情節又清水到一個極致,相比之下言情小說都該出示證件購買了好嗎?

所以我就這樣默默入坑了,但後續發現自己不是唯一一個被推坑的人瞬間就平衡了。


題外話,其實言情小說是我跌坑的一個最大推力。

我喜歡閱讀,不是習慣而是興趣。
小時候偶而翻點小說,但在國中的閒暇時期接觸到了便利超商販賣的那種口袋言情小說。就在一個月內,我把家姐們累積的四五十本的庫存一次看完。

會這樣做其實是想要對著家姐說"這種書籍無聊死了!"這句話,借此斥責一下她們當時動不動就對著書籍男主角發花癡的語論。現實中總裁都是伯伯等級的,完全沒有那種高富帥又專情的存在好嗎?

但會看完四五十本... 我必須說我的個性會再奇怪的地方很較真,這我得先聲明。
因為要是只看了一本就發表鄙視言論的話,一定會被家姐反駁我以偏概全吧?但是真的把全部看完之後,比起"這種書籍無聊死了!",我更想吶喊"這到底是什麼鬼啊?"和問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言情小說裡固定模是永遠都是無所不能的總裁男主角配上總要人心疼的女主角,反正男主角一定要有錢有勢、女主角一定要長得漂亮,這設定真的是看到怕。就像是家姐很喜歡的芭比娃娃,就只是換了一件衣服和髮型,卻又硬要說它們完全不一樣(還貴的要死),但架構根本是同樣模組合成出來的東西。

當然,不是所有女孩子對戀愛的思維都是言情小說模式,但很明顯的,那是大多數女孩子內心真的會幻想的情節(不要跟我反駁這一點,我可是從小就生活在女性高密度的環境裡),要不墜和便利超商裡永遠都有來客購買言情小說?

次此之後,我閱讀的類型真的不是為了裝格調、裝文青才只看現代文學而完全拒絕戀愛故事。



我曾經覺得腐女、或者說是“腐"這種情況很可怕,畢竟有兩個長相算是“正妹"、連OnePiece都沒看的現充姐姐,所以就連宅都很有壓力,更何況是在當時更被貶抑的“腐"。

只是真的理解了,就發現自己沒知識真的是太可怕。
發現自己變腐是一定會驚慌,但細想之後也倒也覺得沒什麼。
男性之間若有愛情也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反而少了很多一定情節的俗濫感。那種地位互相平等的感情其實很好,沒有一定的要被體諒、要被依賴的對等其實很好。

所以雖然“腐"這件事我沒辦法跟姐姐們解釋,但S開啟我新視界倒也不是什麼壞事,多了一個管道聽見美妙特別的音樂很好、多一個角度去包容這個世界的相處姿態也很棒,而且藉著有個共通話題讓我和S變得更好,才有了機會去認識現在一樣走在一起的J學長和M兩位朋友。

這,真的很好。(即使另外兩位朋友也都是些奇葩也還是很好。)

所以對於他是腐男這件事我倒是沒有芥蒂的就接受了,畢竟都被同化成裡面的一員了,還有什麼好靠腰的?



- - - - - - - - - - - - - - -

這個,就是我的世界、我的生活。
當然一定帶點潤飾,但這是我和我朋友們半開玩笑之間真的變出來的產物。
因為大家都太奇葩了,所以終於有機會好好記下來我也很開心。嘗試自己從沒試過的寫法也很有趣。

我和 @S 有相同想法,能給感想就謝謝了啊( ᐛ ) 

评论
热度 ( 1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