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RotG】冬日已至【HTTYD】

照節日來發文對我還說太拼(麻煩)了點,
所以乾脆發了一篇符合"季節"的文章。
感覺這樣保存期限會長很多w


算是很久以前打的草稿,
但在刷版的時候被一張算是聖誕賀圖給打中(重傷)
所以立刻就決定犧牲睡眠 拼命也要完成了.






* * * * * * * * * * * * * * *






就如同以往的飛行,Hiccup趴在Toothless的背上感受著強勁的風吹拂而過。


即使Berk Island位於高緯度而終年寒冷,但Hiccup還是能感受到今年的溫度比以往還要低。




順利的飛到了分配到的區域,Hiccup沒有特意從Toothless身上下來,而是迅速的飛越整片區域、環視了一圈,Hiccup微微皺著眉頭,記下落完葉子的樹梢積雪的厚度,還島嶼周遭的海面冰層凝結範圍擴大了將近兩倍。




Hiccup伸手拍了拍Toothless的背,惹得Toothless特意慢下飛行的速度、轉頭看了被上的Hiccup,而彼此間的深厚默契讓Hiccup不需出聲、露出那對維京人而言過於溫潤的微笑並偏著頭點了一下,Toothless並咧開大大的嘴角往回飛去。




或許是Night Fury的速度帶來優勢,所以即使Hiccup在回程的途中玩了好幾次高空墜落和旋轉俯衝,他們還是忽視了負責的區域最偏遠的劣勢,成為了最早抵達的集合點的贏家。




「看來今年應該可以平安無事的度過。」在Toothless安穩的停下後,Hiccup一邊開心的說著一邊輕鬆的翻身下來。


在方才的巡事裡既沒有看見敵船,也沒看見其它威脅。




若是真得說個在意的地方,就是這幾個月幾乎每天都下著雪。


不過目前已經到了冬季,Bork-Island的每家每戶早已習慣的儲備好糧食,所以只要海面不全結冰成陸地導致疾刺們成群出現,那麼天天下雪倒也無傷大雅。




因為站在海岬的懸涯邊上,突然迎面襲來的冷風不免得夾帶著海面的濕氣而更為寒冷,即便是長年生活於此的Hiccup也在感受到冷意的同時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Hiccup揉紅了鼻尖,忍不住皺著眉頭,呢喃的說「真是的,不要太囂張啊...Jack Frost.」




會這麼碎念的原因,是Hiccup想起前幾天的晚餐時間裡,他窩在自己的毯子裡喝著冒著特騰騰熱氣的海鮮濃湯,一邊向父親抱怨了這個冬天特別的寒冷,那時Stoick雖然一如既往用力拍著自己兒子的背要他振作一點,但也難得的對自己說了個他小時候從Gobber的媽媽那裡聽來的傳說。




他認為對著剛認識的精靈抱怨,確實會有些好笑但卻不至於愚蠢。


他記得很清楚,父親曾說過他在二十幾歲出海時,見過住在東南方、穿著紅衣服的白鬍子老先生,那一位據說也是個“傳說"的存在。


這樣的話,相信Jack Frost帶來冬天也不是件無稽之談。




Hiccup將上衣的領子稍微拉高蓋過鼻尖,閒著無事的他一邊凝視悠遠的結冰海面,和Toothless一邊沿著小島的邊緣漫無目的的散著步。




他之所以會選擇這座島做為集合一點,也是因為這是附近唯一一座尚未被白雪給覆蓋的島嶼。


畢竟要在這片就要變為冰原的海面上找個聚集點,這僅存的翠綠是最為顯眼。






 


下雪了。


薄薄的雪花輕盈的落在Hiccup的眼睫毛上,在幾次的重厚眨眼後便被體溫給融化,化為一滴細小的水露墜落在帶著雀斑的面頰上。


Hiccup用指尖將那滴雪水擦去,理解到這座島在過不久,也將會披上白袍而變為茫茫大海中不再起眼的一個白點。




看來之後得再訂立新的集合地點了。Hiccup輕扯了一下自己的披風,抖落依附在上的雪粒,瞬間四散成一抹粉霧溢散的空氣中。




相對於Hiccup習以為常的冷靜,Toothless卻在雪花降落眼前的時候突然興奮的笑咧開大嘴,然後就像在和誰玩遊戲似的,不斷的去撲抓著在空中飄散的細雪。




「Toothless,你在做什麼?」Hiccup好笑的看著Toothless撲騰的舉動,下雪對他們而言比太陽升起來要來得不足為期,今天怎麼會突然這麼興奮?




正當Hiccup越發覺得奇怪的時候,Toothless突然就往森林裡沖去,興奮的程度甚至是掀動了翅膀加快了速度。




「Toothless?等等!」幸虧此時樹林的枝葉不再蓊鬱,所以Hiccup能夠清楚的在林木中追著Toothless背影。


只是在先前的探查裡,他記得這個方向過去是島嶼的東岸海角,在那裡除了崖邊有顆巨石聳立外,該是毫無特別之處的啊?




Hiccup一邊奔跑一邊心裡掛記著Toothless方才的反常舉動。


仔細的反覆思考卻沒能想到造成因素,但在方才返程裡玩的墜落俯衝並沒有接觸到海面,不可能會誤食鰻魚。




就在Hiccup一邊推敲原因跑出樹林的同時,他看見Toothless已經停在森林外的邊界處,用著那雙透徹得發亮的眼神等著他。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在做什麼嗎?」Hiccup撐著膝蓋喘了幾口大氣,抬起頭對著Toolness問道。




Toothless只是偏著頭眨了幾下牠的大眼睛,表情顯示著對製造給Hiccup的疲憊透露著無辜。牠將頭往著懸涯的方向揚了揚,就像是在指引著什麼。




平復呼吸的Hiccup順著Toothnesd指示的方向看去,這才發現有個人就這樣不畏冷得刺骨的海風,斜斜的靠在崖邊的石頭上歇息著。




Hiccup伸手輕搭在Toothless身上,他在邁出樹林才發現到,東邊海角的積雪大概是整座海島最深厚的,踩過的地方還會留下淺淺的印記。




待Hiccup走近了才發覺,那人外貌看起來與他年紀相似,但硬要去比較的話該是比他年長。


Hiccup扯了扯自己的臉皮,有點討厭自己在維京人裡顯得過於稚氣的臉龐,這樣的掌向總是使他看起來總是比同年齡的玩伴還要小上幾歲。




Hiccup走到了那人得身旁,夠近的距離讓他能看清對方的面容。


他的雙眼微微閉上,使得他所散發的氛圍沒有這個年紀會有的稚嫩,而是如同北海冰層般的令人難測年代。




只是真正吸引Hiccup 目光的是對方那頭白髮,顏色遠比Astrid的鉑金長髮還要純粹,白到了一定程度就能稱之為銀色就是指這顏色對吧?


就如初雪般透徹、透徹得令人感受到雪的冷意。




似乎是察覺到被注視的視線,銀髮少年緩緩的張開雙眼。




意料之外的是對方的瞳色不如髪色蒼白,那是雨後晴空的澈藍,不是海洋那般濃郁,而是與髮色型成映照,帶著空氣感的透亮。




就在少年張開眼的同時,方才那股積雪般的澄靜就如同海市蜃樓般消散無蹤,從靈魂之窗透露出來的,是終於符合外貌的年少輕狂。




銀髮少年的微微側著頭,雖然在一瞬間出眼神閃過疑惑,但隨即覆蓋上的是對應著眼神的情緒,一個充滿玩味的單邊微笑。




他跳下岩石的動作輕盈的像隻貓,在Hiccup一個分神便已站到了Hiccup 的面前,正確來說,是Toothless的面前。




「Hi,小傢伙。」毫無陌生和懼怕的情緒,銀髮少年一個伸手就拂上Toolness的頭。




Hiccup在訝異之餘來不及阻止他伸出手,但更令他訝異的是Toothless竟然毫無反感,反而像是自己在替牠搔癢時的溫順眯著雙眼。


要知道在和Toothless相遇的兩年內,Astrid都沒能讓Toothless顯得如此溫馴。




「你...不害怕Toothless嗎?」Hiccup在訝異支下便將自己的疑問脫口而出,但使他錯愕的是銀髮少年那張遠勝於他的驚訝的表情。




被如此驚訝的眼神給盯著看沒有人能夠無視,Hiccup下意識的退了一步並伸手蹭了蹭著鼻子,帶著奇怪的疑問「呃...怎麼了嗎?」




聽見他的問話,銀髮少年徹底的打破他原本帶著冷意的靜謐氣質,語氣激動的大聲問「你看得見我!?」




看著對方驚訝到震驚的模樣,Hiccup沒有多加思考的直接回應「是的…我看得見你。」




在回答完Hiccup才發覺自己說的話有點好笑,補充的說「任何人都能看見你啊?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驚訝?」




「不、不、不…你並不了解。」銀髮少年過頭的驚訝甚至讓他語無倫次,他不可置信的讓自己的話語產生的贅詞「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誰…不,是有人,有人能夠看得見我!」




在完全無法理解的情況下,Hiccup的思考跟不上對方的激動,愣愣的比著Toothless舉例說「呃... Toothless也能夠看得見你啊?」




相較於Hiccup的疑惑與少年的激動,Toothless顯得不在狀況,只是偏了頭、視線來回的看著表情奇怪的兩人。




「這不一樣!」銀髮少年在原地踏著步、繞著令人眼花的圈子,低語卻激動的說「終於,終於我遇到了能看得見我的人,終於!」




「Hey!你還好嗎?你…先冷靜下來…。」Hiccup伸出手搭住對方的肩、攔住他不斷踏步的動作。




而被攔下的銀髮少年也就這樣停止了動作,就像Hiccup所說的突然冷靜下來,他的眼神充滿鄭重,是對著他、但卻像是對著別人或是整個世界宣告「和著我的狀況到了這一刻,我早就不作這樣的夢了,所以現在並不是夢,這不能是!」




「現在…真得有人能夠看得見我了…」




將字句吐出後,銀髮少年似乎終於在自己的話語裡感受到真實。




銀髮少年回過神、並迅速的收起方才失態的舉動。


他一手於前置於胸前、一手拿過一旁的一把長木杖並置於身後,微微彎腰做了個帶點正式的行禮,面帶微笑的說「我的名字是Jake Frost。」




「非常-非常的高興、遇見你。」




「我的名字是Hiccup,這是我的家人,Toothless…」Hiccup反射的禮貌回應,隨即小小的驚訝這個人有著與冬日精靈同樣的名字…不過自己倒是沒有立場去質疑別人的名字,畢竟自己的名字可是狀聲詞呢。


相較之下冬日精靈的名字要漂亮多了,而且與他的氣質很相符。




「等一下,你不會覺得冷嗎?」Hiccup看著Jack Frost只穿著單薄襯衣,甚至赤著腳就站在雪地之上,便一把脫下身上的披風,帶著有善的微笑遞了過去「雖然並不是件多麼漂亮的披風,但我可以保證它足夠溫暖的。」




「謝謝,不過我想…我並不需要的。」JackFrost對著Hiccup的好意笑著婉拒,笑著抱上一旁的Toothless說「有他就很夠了啊。」




對於Jack Frost親暱的舉動,Toothless完全沒有反感,甚至是友好的回應的著J的擁抱。


看著Toothless的反應讓Hiccup也沒有阻止,看著幾乎是掛在Toolness脖子上的Jack Frost,笑著說「很少見的,Toolness會這麼親近剛認識的人。」




Jack Frost與Toothless開心的玩鬧並同時回應的說「我並不是第一次遇見… Toothless ?」Jack Frost重複的一次Toothless的名字做為詢問。




雖然對於Jack Frost所說的不是第一次見面感到疑問,但Hiccup還是笑著先回應的重複一次名字「對,他的名字是Toothless.」




Jack Frost親暱的和Toothless額頭抵著額頭,彼此都瞇著眼笑開了。


Jack Frost說「Hey!小傢伙,一段時間你不只有了名字,連家人都有了啊?真的得恭喜你了啊。」




「你先前有遇見過Toolness?」Hiccup將方才的疑惑問出口,但在第一個問題提出後,他腦海便浮現了更多的問題,他一股腦的問出口「你一直一個人呆在這裡嗎?很久了嗎?」




Hiccup選擇集合的這個地方是個海上的孤島,其實說是島還有點放大的感覺,真要說就是個飛行的歇腳點,這也就代表要到達這座島嶼必須有著一定的交通工具才行。




「就只是一會兒。」Jack Frost揮了揮手,不怎在意的隨便解釋說「就只是個停下來休息的落腳處而以。」




「休息的落腳處?」收到回應後Hiccup更加疑問,縱然對方同樣是在這稍做休息,但他是怎麼到這孤島上的?方才巡視裡並沒看到任何的船隻啊,難道說他也有個龍夥伴?






「Hiccup!」




突然出現的叫喚聲讓Hiccup轉移了注意力,往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便看到Astrid和Fishlegs一前一後的降落在Hiccup身後的空地上,降落時龍翅所揚起的風鼓動了空氣中的細雪四處飛散。




Hiccup發現,在那飛揚雪絮的影響之下,Jack Frost的身影似乎突然變得幾分模糊,就好像也要跟著這些微塵一同消逝在陽光底下,就好像他跟雪是相同的存在。




Hiccup輕咳一聲,掩飾自己一時間看出了神的尷尬。


他幾分慶幸Jack Frost並沒發現自己方才呆愣的視線,轉移而低下的目光讓他撇見他脫下後依舊掛在手上的披風,就像是人在跌倒之後總後扯東扯西的轉移話題、轉移尷尬。


Hiccup對著Jack Frost再次詢問「Jack,我認為你真的不需要客氣的,今年冬季比以往還要寒冷,你真的需要為自己多加件衣服。」




Astrid皺著眉頭,眼神不解的詢問「Hiccup?你在對誰說話?」




「你在說什麼啊?」對於Astrid的問話Hiccup皺了一下眉頭,即便這不是Astrid的作風,但開這種玩笑就像是在霸凌一樣非常的失禮。


Hiccup正了正臉色,故作正經的語氣裡帶點嚴肅的說「這不個好笑話啊,Astrid。」




Hiccup 重新掛上笑意的看著兩人,試圖將氣氛轉為輕鬆,向著自己的兩位友人介紹這位Toothless的好朋友「這一位是Toothless的朋友,Jack-Jack Frost。」




「Hiccup,我沒有再開玩笑。」Astrid看著Hiccup手比之處,看了好幾眼都還是找不到所謂的“Toothless的朋友",她嚴肅的說「這裡,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和三條龍,你、我和Fishlegs,以及我們各自的搭檔。」




在Astrid說完後,Fishlegs也用力的不斷點頭附議,語氣帶著和Astrid一樣的疑問,只是他不認為Hiccup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所以解釋的說「這裡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別人了,而且Hiccup你再出發前就有提醒我們,所以我想我們穿著是足夠溫暖的。」




「你們在說什麼…?」Hiccup不解的看著神情不像在開玩笑的友人,滿臉困惑的轉頭看向Jack Frost,而就在那一瞬間,Hiccup看見了Jack Frost眼底的情緒。


就像是背負著最為深厚的詛咒,是種濃郁到颶風也無法鬆動到沈重、甚至似乎還參雜著些微絕望的複雜表情。




Hiccup被Jack Frost充斥著故事的表情給震撼,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詢問,就這樣看著Jack Frost眨了幾下眼睛、輕輕嘆出的那口氣裡帶著幾分看透事實的無奈情緒。




「───我的名字是Jack Frost。」Jack Frost將臉輕靠上Toothles,和黝黑龍鱗顯得極其對比的銀色髮梢隨著風而微微揚起,那段自我介紹被刮起的冷風帶走,再吹向遠方之前先吹過Hiccup的耳邊。




「你並不是什麼精靈亦或者是什麼傳說中人物,應該就只是個很普通的人類。」Jack Frost語氣平靜的解釋,眼底的色彩從翻騰的天際再度變回原本的無雲,他看著Hiccup,眼神堅定的用肯定句說道「所以,既然你能看見我,就該知道我的名字…當然也該知道我是誰。」




聽到這,Hiccup驚訝的脫口而出「Jack?Jack Frost…冰霜精靈?」




「看吧?」Jack Frost笑著說「你並不是不認識我的啊。」




「Hiccup?」Astrid少見的語氣帶著一些遲疑,她嘗試的呼喊著Hiccup 的名字。


因為在她與Fishlegs眼裡,Hiccup正在對著一旁的空氣自言自語,這莫名其妙的舉動讓他們倆感到驚疑。




若是兩人真的看不見Jack Frost,那麼自己現在的舉動確實會嚇著他們。


Hiccup回過神,看著兩人擔心的眼神擺了擺手,安撫的笑著說「別擔心我,你們倆先回去Brok-Island吧,出來太久避免大家擔心。」




「那你呢?」近年來的習慣讓兩人Astrid和Fishlegs沒有多加反對,聽從聽著Hiccup指示的跨上龍,只是與他們的順從舉動相反的,是沒有說出口但直白的擔心眼神。




「等等我也會回去的,別擔心。」Hiccup笑著向兩人保證,Astrid和Fishlegs這才的往BerkIsland方向離去,在飛得夠遠而變得看不清之前,都還能看見兩人不斷的回頭張望著自己。




「是很好的朋友呢。」Jack Frost看著已經遠去的兩人,這才再對著Hiccup說話。




「是的,也可以說是很好的夥伴。」Hiccup贊同的回應一句,看著沒有人會再來打擾而再把自己當成瘋子看,便笑著對冰霜精靈提問「所以…這些年來,不對,應該問這片海域所有的雪都是你的傑作嗎?」




而Jack Frost回應他的,是個帶著肆意和些許張狂的微笑。






* * * * * * * * * * * * * * *




對於歐美坑真的又愛又恨的...
愛就不多說了,恨的話是糧食不足我好餓!!!還有自己的低下才能...
喔對了,他們HP設定我超愛的,
但悲劇的是自己才能不足連自己都養不活。




大歡迎 同好給我感想喔!
然後老話一句, 不要問我後續在哪 :D



评论 ( 4 )
热度 ( 9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