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HTF】用告白梗寫虐文

不想睡, 就試著在  @雨落如泽 的提議下寫了 [2 用告白梗寫虐文]

----------------------------------------------------- 

 

Splendont乾脆的放棄抵抗,任由自己的豔紅因為沾染而掩蓋了本屬於他的青藍,最終將混成了了不乾脆的醜陋深色。

—————「因為愛著你。」

在如釋重負的笑容下,Splendont 是真的開心的這麼說道。儘管彼此已經打破了色彩造成的區隔,但卻因為已經背道而馳而在此刻顯得毫無意義。

 



- - - - - - - - - - - -



 

Splendont是不死不滅的,認為自己是遠遠勝過怪物的存在。

儘管被刀割還是會流血、被拳打會疼痛得紅腫瘀青,但是那過於強悍的能力總能引領他逃離死亡,戰勝危機。Splendont 曾猜想,即使末日來到,自己或許也能逃往外太空找尋下一個生存的星球。  

只是這樣強悍的自己究竟可以活多久?自問最多次卻還是無法自答的問題,早已經陷入了醜陋不堪的循環。

 

 

自有意識以來,Splendont 就開始試著從忽視周遭人群被歲月刻畫的眼角。直到終有一日,自己得站在喪者的孫子身旁才不顯突兀,參加了村子裡最後一位該是"平輩友人"的葬禮。

衝動之下去掘地見著的具具屍骸都化做白骨,這景象終於給予自我欺騙習慣的自己足夠沖擊。再不乾脆也只能面對現實,能力的影響下讓自己喪失了老死的選擇。最終Splendont 只能從自己編織的謊言裡醒來,理解就算要做夢,也該會一個夢了。

 

 

Splendont遊歷世界,卻沒有人知道這該死的能力究竟是怎麼回事,或許就只是哪個缺乏幽默感的神為了打發時間而開的無趣玩笑。

但若要成為神,那也得先有沒心沒肺的情感才行,只是神似乎是害怕被篡位?過分慷慨的不只給了足以滅世的超能力,還一併給了他"普通人"才會有的喜怒哀樂。

疲憊感不斷的累積,Splendont 在最為頹廢的時後只能砸毀了所有看得見的鏡子。但卻在碎片飛濺的時候看見可悲的自己滿臉自嘲,因為自己也知道,真正想砸毀的才不是鏡子,而是裡頭那滿臉倦容的自己。

 

 

唯有不在他人生活裡留下痕跡的四處遷徙,Splendont 才能夠稍微忽略時間唯獨忘了要在自己身上做點痕跡的悲劇。

—————然後,不知是註定還是偶然的走到這裡。

在這個無時不充斥死亡、可以稱得上怪異的危險小鎮。一開始令他暫且停留的原因,不過是因為這裡的人都足夠奇葩,甚至還有三位人能夠威脅到Splendont 的生命的狠角色存在。

但真要說,Splendont 被成功殺死的機率大概比吃飯被噎死還要的困難(天知道自己就算不吃飯大概也不會死),只是這些人的存在卻讓Splendont 覺得生存在這裡不會那麼格格不入,似乎自己也顯得像個真正的普通人。

—————所以,難得的,停下腳步了。

有些可笑的,就像是在扮演電影裡的英雄一般,Splendont隱蔽的用著自己的能力在小鎮找點事做,小心翼翼的試圖在停留的這段期間裡建立一點立足之處。

而這忙碌的假象讓Splendont 忘了陷入死胡同的自問自答,也連帶遺忘了自己曾經編織的新夢。

直到遇見了那個與他相似的藍色身影,Splendont 這才感受到,原來除了時間以外,沒有誰忘記自己的存在。

Splendont 努力藏起不知是面對死亡的恐懼還是振奮的開心而導致的顫抖。Splendont 試著揚起笑容握住對方伸出的手,並且說出令聽者都覺得幾分奇怪的話語。

——————「你終於來了。」

 

 

無論是來到這裡的目的、詳細身分、還是其他更多的其他,Splendont用了好一段時間才確定對方並不是體貼的有所顧忌,而是真的什麼都不在意才什麼都連一句詢問都沒有,在算是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邀請了自己這個陌生人在他家待下來。

即使被旁人叫自己是個膽小鬼也沒關係,因為人只要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那一部分就足夠了吧?過度的好奇心與其說會帶來危險,倒不如說是在製造無謂的心裡負擔。畢竟沒有人能保證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後,打倒怪獸就一定能看見幸福?

情況哪有那麼複雜呢,他的存在對Splendont 而言,就是救贖。

十分矯健的身型動作、相似卻又相反的外表都占據著自己的目光;即使還有點孩子氣,但對外的舉止也是禮貌的使人讚賞;就連擁有同樣沉重的能力也使Splendont 對他有著同病相憐的感嘆。無論好壞,他的所有一切都如此的吸引著Splendont 。

就因為他們是相同的存在,唯有遇見對方,才能夠算是真正活著。

突然間變得精彩的生活就像是煙火炙熱的綻放,太過光耀而顯得刺目,亮得讓自己幾乎要閉上眼睛。所以Splendont 乾脆的忘掉失重感的可怕、放任自己毫無底線的恣意墜落在這片廣大的藍天之中。

 

 

Splendont 已經活了好久好久、久到忘記自己該在哪天吃生日蛋糕,又應該放上幾根蠟燭。只是直到了這種程度,自己才終於理解所為的英雄的責任。這個世上根本沒有任何“人"是需要被誰拯救,只有“不該是人會有的想法"才該被阻止。

—————原來自己想要毀滅世界的意圖早被發現了啊?

 

 

自己對他的情緒太過複雜,而殘存的力氣卻也已經無法長篇大論。若真要用簡短的語句來說明的話,即使自己喜歡偶爾找他麻煩、拌嘴,絕對這絕對不會是“討厭"或是“憎惡"的情緒,但若是用“喜歡"和“好感"來形容,卻好像顯得不夠份量而有失偏頗。

這樣一來,還是只能說是“愛"著來形容吧?大概就只有這個字才可以包含自己所有的複雜執念。

 

—————「因為愛著你。」

Splendont 最終在他的雙手之下,讓他染上與自己相似的豔紅。

他忍不住感嘆,又是一次。在截然相反的抉擇下,他們只能成為對立的存在,不再因為對方而活著,而是因為對方而終結。

 

 

看著他直落在面頰上的眼淚和那句似乎痛得要消失在嘴邊的「為什麼」,Splendont 卻已經到了連嘆口氣都覺得費力的程度。所以Splendont沒辦法向他解釋,正是因為有血有淚才會有毀滅世界的衝動、有血有淚才會有拯救世界的理由。

 



 

自己又選錯了一次。

但至少,這一次有好好的表白了。



-----------------------------------------------------

最近有點江郎才盡的感覺, 找不到想寫的重點.
所以把暫時HTF校園題停下來了.

把想寫的東西弄得亂七八糟的, 等自己真的看的很不爽在上來刪掉好了. 懶得解釋, 其實就像 藍色窗簾 的道理那樣, 理解成什麼就都隨意吧.
但虐題走向是可以說一下啦,反正我就是寧願讓角色吃便當, 也不想要有白目第三者啦!!!!! 


. . . 等等, 我還是乖乖先去睡好了.
我連剛剛寫了什麼都記不得了.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