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HTF】校園-3 中餐時間

我終於可以休息了啊!!!
還有最近真的忙炸了, 沒想到這篇居然打這麼久...
總之, 我又向前邁進了!





- - - - - - - - - - - - - - -






看著台下的學生們一個比一個還要難耐的待在座位上,Russell嘆了一口氣停下書寫黑板的動作,說「好啦,給你們提早下課。」


Russell抬頭看著黑板上方的時鐘,用著完好的那隻手拍了拍黑板打斷學生們的歡呼、喚回教室原本該有的一點安靜,說「不過下課鐘響之前,你們都給我乖乖的待在教室裡啊!」



聽見底下學生們統一的由歡呼聲瞬間換成一片哀嚎,統一的程度遠比體育會的加油聲還要團結,讓Russell就算放大音量也沒法拉回學生的注意,只好將手中還沒放下的粉筆擲向最為鼓譟的那名學生。



看著粉筆正中對方額頭使他站起的身子倒下,這才用著刻意裝得兇狠的語氣說「別以為我是老師就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別想給我偷跑去搶午餐!等一下沒搶到的人來又會像上次那樣來投訴我。」



無視著教室裡的紛擾鬧劇,Splendid慢條斯理的確認自己抄寫完上課重點後,將筆記本闔上收進書包,並將雙手舉高替久坐而僵硬的身體拉拉筋。



在發覺身旁的人還趴在桌面上毫無動靜,便伸出手推了推Splendont將他拉出夢鄉,看著對方從桌上爬起,眼神還帶著幾分睡意的迷糊。



看見Splendont尚未清明的眼神,Splendid無奈的握拳敲響了對方的桌面,說「醒醒啊,準備要去搶午餐了。」



聽見Splendid的話,Splendont用力的反覆眨著雙眼,眼神聚焦後看見講台上的Russell因為自己睡了他一整節課(其中一堂課他翹課沒在教室)而沒好氣的向他揮了揮他金屬的義肢已表示威,Splendont帶著幾分的心虛轉頭裝作沒看見,問Splendid說「你說我們要搶什麼?」



看著教室裡許多同學都離開自己的座位了,Splendid才站起身、彎下腰將柔軟的將手掌平貼地面,毫不吃力的展現柔軟的拉筋動作同時回覆說「藍帶豬排潛艇堡。」



在Splendid將話說出口的同時,Splendont發覺班上有不少人一瞬間將目光集中在他們兩人身上,其中甚至還帶著些微的...敵意?Splendont感覺著新奇的視線,好奇的詢問「好吃?」



「應該是好吃吧?」Splendid直起身子後改為下腰,基本上是倒著看著Splendont,說「是Cuddles跟我說的,據說是每週三的...隱藏菜單?但因為搶手的原因,他也沒吃過。」



「是嗎?」看著在過幾分鐘就要下課,Splendont學著Splendid離開座位,瞇著眼伸了個懶腰,動了動肩膀、並將雙手十指交纏,輕輕反摺讓骨頭發出連貫的咖咖聲響。



「我吃過一次,真的挺好吃的,而且分量很大。」Flippy從座位上轉過身來對著兩人說,他嘴角帶笑、好意的補充說明「所以運動社團的人都會去搶喔。」



「感覺挺有趣的啊。」聽見競爭者眾多,不但沒有嚇退Splendont,反而讓他興奮的笑了,語帶挑釁的對著Splendid問「要是搶輸運動社團,風紀委員長不就丟光面子了?」



「會嗎?我不過就換一個吃吧?」對於Splendont所說的話Splendid不怎麼理解,表示無所謂的聳肩,說「只是我還挺好奇傳說中的限量餐點到底是怎麼樣的。」



看著兩人坐著暖身動作,Flippy思考了一下,也一樣站起身做著簡單的暖身動作,一邊壓腿拉筋一邊說「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好了。」



暖身完畢的Splendid蓄勢待發的站在窗邊等待鈴響,但在聽見Flippy說的話倒是感到疑問的偏著頭,問「你不是和Flaky約好了要一起吃中餐?」




Splendont在一個壓腿後也停下拉筋的動作,帶著幾分明顯的戲謔,說「打算浪費對方的好意啊?」




兩人的話讓Flippy愣了一下,正確來說,是Splendont那了然了語氣讓他疑問了。


若是說,因為Splendid是Flaky的料理老師,所以會知道兩人今天中午有約好要一起吃飯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畢竟很有可能是Flaky在做料理的時候有詢問Splendid。


但Splendont和Flaky平常都是沒有互動的吧?他是怎麼知道的?



看見Flippy望向他的眼神充滿疑問,Splendont也懶得裝神弄鬼的,明瞭的直說「我有看見她帶了個不小的野餐籃子。」



但他懶得說明的是他幫忙提起那籃對Flaky來說負擔過重的野餐籃時,Flnky跟自己說了多少她和Flippy的事情。


他當時只是那悶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鄰家大哥哥的設定?雖然當下很想讓她閉上嘴去找Splendid討論(即使他對Splendid有那個戀愛腦袋可以理解Flaky的小心思含有存疑),但看著Flaky說話時亮著的目光,他卻也無從打斷,一不小心就這樣聽了一整路的話。



今天高一生上午因為要聽演講所以要到大禮堂去,但那裡和主教學大樓可遠著啊,也就是說正規上課的高三學生是遇不到高一學生的。"啊...所以是翹課的時候看到的吧?"同樣的想法在Splendid和Flippy兩人眼中達到相同的共識。



看著Splendont也不打算再多解釋什麼的表情,Flippy和Splendid兩人壓住嘴角倒是沒有笑出來。



「只是之前Flanky也有跟我提過那她想吃看看,大概一樣是Cuddles煽動她的吧?」Flippy看了眼手錶,提醒的說「再五分鐘就下課了啊。」



「看來大家都挺緊張的呢。」Splendid看著教室門邊最好的位置已經被田徑社的成員給占滿,那專業標準的蹲姿就像隨時要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終點一樣。



Splendont倒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事物一樣挑起眉頭,抱胸的手隱蔽的指了指聚在教室角落的一群人。



Flippy順著Splendont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那群活像是在做非法地下交易的人都面熟得很,但在辨認出身分後反而讓他更感的困惑和奇怪,問「是籃球社跟足球社的人啊...這是怎麼回事?」



對校園裡各社團彼此之間的競爭糾葛遠沒有身為社團發言人的Flippy熟悉,Splendid有些好奇的問「他們怎麼了嗎?」



「嗯...該怎麼解釋。」Flippy手抵著下巴思考最為簡單的敘述方式,畢竟要將社團長久以來累積的複雜愛恨情仇用幾句話來解釋清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錯綜複雜的程度早就不輸午間連續劇了。



「反正就是兩個社團爭奪目光所以互看不順眼。」Splendont一臉無趣的幫還在思考的Flippy回答,只用了一句話就把平時勾心鬥角的校園青春一筆帶過,反而是用著看好戲的眼神看著兩個社團的領頭者伸出雙手互相緊握,說「但目前看來,兩個社團是打算放下前仇、達成協議了啊。」



事務繁忙的風紀委員長對於社團的事並無深入了解,所以從頭到尾都對這對話一知半解的他只能再把困惑的眼神傳達給Splendont。



賣關子並不是Splendont的個性,Splendont靠在窗台、伸手比著窗外便可看見的籃球社與足球社的休息室,說「他們大概不打算像田徑社的傻子一樣,從走廊一路奔跑過去吧?」



「走捷徑嗎?」Splendid從窗戶探出頭,評估著最快速到達餐廳的行徑路徑,理解的說「若是直接穿過兩個社團的休息室,大概會比經過走廊要少四分之一的路程。」



「不過即使如此,田徑社的腳程應該還是可以應付這多出來的路程。」Flippy評估起各社團的表現狀況,說「最近他們有招到一名短跑衝刺和長跑都挺擅長的新生,這說不定會為他們帶來轉機。」



「…捷徑和本來就過人的腳力嗎?」Splendid望著窗外思考,就在看著各社團休息室參差錯落的屋頂時突然有個想法,他笑著轉回身,對著兩人提議「來場"校園"疾走怎麼樣?」



Flippy愣了一下,用另外一個稱法來詢問「你是說跑酷?」



而Splendont則是順著Splendid方才的視線看去,理解對方的提議,舉起手再次伸個懶腰、並揚起嘴角說「倒是個不錯的提議。」



Splendid看著Flippy也沒有異議,說「那麼準備好吧。」



只是看到不只田徑社,而是教室裡的人都已蓄勢待發的準備奪門而出時,讓Splendid轉頭看著兩人攤著手、乾笑兩聲,說「看來我們的第一道難關就是得走出教室啊。」



「都要跑酷了,你還打算走正規的門?」Splendont一腳跨上窗台、兩隻手搭在窗框上,在半個身子都在探在窗外的狀態下看著身旁的Splendid,眼神裡帶著明顯的鄙視意味。



「啊,說的也是。」意識到自己說了傻話的Splendid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在Flippy之後也將腳跨上了窗戶,等待下課的鈴聲。


在鐘聲響起的那一刻,教室裡其他的競爭者還來不及反應,三人便在那個瞬間從窗戶翻出了教室外。



「不會吧...?這裡可是五樓欸。」一名沒有打算加入午餐爭奪戰爭的學生驚愕的看著三人就這樣翻出窗戶消失在視線之中,反應過來後連忙跑到窗戶邊查看,卻發現並沒有出現需要叫救護車的情況。




 


翻出窗戶後,三人各自抓穩了窗沿精美的雕飾,用著比動作片還要靈巧的身手,已反向攀岩的方式快速從五樓的外牆抵達教學大樓一樓門口上的那片遮陽屋頂。



第一個到達的Splendont從一個流暢的前滾翻站起身來,看著第二個翻出窗戶卻最後一個抵達的Flippy也在一個側翻後無傷落地,他語氣認真的說「我可沒有"作弊"啊。」



「我知道。」Flippy一邊邁開步伐,跨越各個建築落差,在翻身後起身奔跑的空檔裡語帶佩服的說「只是"人"可不會飛,所以對於失重墜落的觀感還是比不上你們兩人這麼沒有負擔吧?」



Splendid抓住牆面上的水管,利用離心力將自己甩到另外一側的屋頂上並俐落的翻身,給在另一側屋頂上奔跑的Flippy提議「多跳個幾次就會習慣了喔,你們不是也有跳傘訓練嗎?應該差不多吧。」



聽見把跑酷比擬為軍事訓練,Flippy只能苦笑應對,但一想到這兩人的跑酷程度或許比某些軍事演練還要危險,Flippy的苦笑就變得更明顯。



雖然自己是沒有懼高症,不過會喜歡自由落體的失重感這一種人本來就很稀少,但這樣說的話那兩個人是不會理解的吧?


Flippy想了個比較能被接受的解釋,說「我先前出任務的時候沒有什麼機會跳傘。」



「那就把這當成出任務吧。」Splendont頭也不回的回應一句,隨後一個魚躍的跳過建築物的大落差,毫不在意讓外衣沾染灰塵的向前一滾後站起身,幾個跨步便追上因為路徑選擇而跑在前頭的Splendid。



聽得見後方傳來大力開關門的聲響,Flippy能夠推測出是足球社和籃球社的社員正在的社團休息室之間穿梭著捷徑,Splendont那句"當成出任務"是要他認真一點的提醒吧?



畢竟都已經從窗戶跳了下來,若是還比輸他們,那可就真的有些好笑了啊。


Flippy收斂起神情,將原本還有些輕鬆的步伐轉為衝刺,改變原本明順的路徑,轉過身跨幾個大步,一手攀上屋簷用力一翻身後奔跑兩步、再跳下到另外一個屋頂,追上Splendid兩人。



Splendid眼角餘光撇見Flippy突然追了上來,原本還打算打聲招呼,但看見對方的眼神後卻將嘴邊的話吞了進去,對著身旁的Splendont說「該認真了啊。」



原本還想問Splendid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但看見一瞬間從他身邊超越過去的Flippy時他便理解了,若是Flippy方才的動作是行雲流水般流暢的話,現在則是多了一股刀鋒畢露的凌厲氣勢。



Splendont習以為常的語氣就像是在詢問今天的天氣一樣,問了Splendid「爆走了?」



「是啊。」Splendid有些無奈的聳聳肩,但用著方才看到的情況做評估,語帶猜測的說「不過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應該。」



「嘖。」聽見這個不準確的回應,Splendont只能嘖舌一聲,便跟著加快腳步追了上去。



只見三人在加快動作後,原本還算是街頭跑酷的行為瞬間變了個難度,先前的奔走速度瞬間升格為百米衝刺,在翻身的動作也不再有遲疑,而是一個接著一個,每一次動作都像是做過無數次排練一樣,遠比網路上的酷跑視屏還要精彩。沒有絲毫的遲疑,連貫的另人驚嘆。



最後,三人皆在牆垣邊緣停下腳步,駐足在最邊間的社團休息室的屋簷上。即使是踩在一個隨時會墜落了危險位置,但在高處的優勢下,可以清楚看出整個局面,也能發現已經有不少人比他們三人還要接近餐廳。



看著那些人,Splendont回想起自己翹課閒晃時也看過那其中幾人的穿著,他十分確定的說「是在旁邊籃球場上課的學生。」



Splendid並不是懷疑Splendont說的話,而是因為相信所以更加疑惑,因為在他的印象中,學校裡今天並沒有哪一個班級有籃球課。


他皺起眉頭說「難不成是為了搶午餐而特意調課?」



「原因是什麼都不重要了吧?」Flippy無謂的揚起單邊嘴角,在牆邊蹲下身子、瞇起眼,宛如草原上的獵豹鎖定獵物邊的凝視著跑在他們前面的幾個身影說「反正都是敵人。」



聽見Flippy說的話,Splendid眉頭皺得更明顯,,用著勸戒的語氣並且伸出食指叮嚀「我們是要搶午餐,可別做得太過火。」



「放心,我自有分寸。」Flippy揚起頭斜眼看著Splendid,語氣裡帶著對自己的不屑,說「反正你不是已經跟“我"約好了,會負責阻止我的嗎?」



聽見這樣不負責任的回答,Splendid只能伸出手揉著皺得更緊的眉頭,但就在這霎那間,Flippy便傾身跳下建築。



「該走了。」Splendont拍了下Splendid的後背讓他回過神,在Splendid反應過來後,兩人也跟著Flippy一起躍下。

 





追在Flippy的身後,三人發覺大概是因為方才駐足觀望太久了,原本落在他們後方的其他人已經縮短了差距,只差他們一小段距離。


而隨著和餐廳越來越近,這次午餐的競爭者也紛紛聚集到了現場。



明明自己也身在這個局面之中,但Splendont卻用著置身事外的語氣,琢磨的說「若是在高處觀望,這樣的局面應該挺有趣的吧?」



不過就只是想吃個午餐而已,居然也能變得這麼麻煩...再看了眼身邊兩個截然不同態度的夥伴,讓Splendid沒能忍住而是真的大大的嘆了口氣,說「等會的場面我不太想去想像了。」



Splendid語氣裡的擔心十分明顯,讓奔跑中的Splendont分個神看了他一眼,語帶嘲諷的說「怎麼?風紀委員長要先去維持秩序嗎?」



這句話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Splendid怎麼可能聽不出來Splendont又在嘲笑自己是個"學生褓姆"。只是就許多層面來說,這毫無疑問是事實,所以他也沒有地方需要生氣,只是簡潔的回應一句「不了。」



這樣平淡的語句反而讓Flippy少見的因為震驚而瞪大雙眼;而Splendid更是一臉的難以置信、用充滿疑惑的語氣重複語句「不了?」,兩人都只差沒有伸手去拉扯Splendid的臉頰驗明是否真的是本人。



看見兩人的反應,讓Splendid覺得這遠比Splendont方才的嘲諷語句還要失禮,沒好氣的說「什麼表情啊你們...那句諺語怎麼說?民以食為天啊。」



「啊,打起來了。」跑在最邊緣的Splendont一直警戒著競爭者的狀態,看著原本還在他們後方的各社團成員在遇到特意調課偷跑的學生發生起爭執,評估情況,推測大概會將所有人都捲進去吧?



因為三人用著跑酷的方式前往餐廳,所以前進的方向並非正規道路,這樣的冷門的前進方向變成了優勢,讓他們還不會在第一時間就被捲入紛爭的人群裡。



「該怎麼做呢?」在順利的翻越過最後一道矮牆時,在三人就抵達混亂人群前,Splendid象徵性質的詢問意見。



Splendont一個刻意放輕力道的肘擊推倒一個試圖阻攔他的人,毫不受影響的繼續前進、一邊說「我們只是來買午餐的啊。」



Flippy半轉個身便輕鬆的甩開那些拉住他衣角的手,說「那把他們當成社團休息室不就得了,就只是矮了點罷了。」



言下之意就是把這些人當成牆一樣踩過去啊。



聽見不是什麼把“他們都做掉"或是“打倒所有人"之類會導致流血受傷的危險提議,Splendid當然無異議的點頭表示贊同;而Splendont則是直接一腳踩上身邊的人的肩膀作為階梯,簡潔的直接用行動來表示附議。



「等會結帳櫃台見啊。」Splendid在自己聲音被爭吵聲淹沒前趕緊的喊了一句,然後學Splendont一樣踩上身邊某個人的背。


將他們做為落腳處來前進並不困難,就像是Flippy說的,就只是矮了點的牆嘛,啊…雖然會動,不過動那麼慢,也沒有多加什麼困難度。Splendid 看著另外兩人一樣流暢的動作,更加這樣認定。



Splendont毫不客氣的踩著人群的肩膀前進,必要時則會躍下在人群縫隙裡穿梭,然後再找尋適當的時機把人繼續當做為墊腳石前進。


其實就像Splendid所說的一樣,民以食為天啊,反正只要沒讓他們留下外傷就行了吧?自尊會不會受損什麼的,他懶得考慮了啊。


 



- - - - - - - - - - - - - -



喔該死的我坑填不完啦!
最近還被友人推了個冷門的坑... 有種
是想害死誰啊!!!? <--的感覺.


總之, 嗯, 好像沒有總之?
就, 老話一句, 歡迎給我感想啊.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