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HTF】校園-2 上午課堂

噹噹—!這是學園篇partII
這樣下來又少一階啦,我真勤快。但這是假象(好意思說)。 

打算先把平淡的學園篇寫完再來填其他坑..嗯,這是打算。 



- - - - - - - - - - - - 



聽見早自習結束的鐘聲響起,恰巧三人的早點餐會也到達尾聲,Splendid迅速將碗盤和杯子疊起,在看似隨時會倒塌的狀態下保持著令人擔心的平衡,對著Splendont說「Dont,麻煩幫我把桌椅恢復原狀。」 


看見這個情況,Splendont皺著眉頭、嘖舌一聲,直接伸手拿過Splendid手上的餐盤並分成兩手,與Splendid那危險的樣子不同而是如同餐廳服務生一樣的穩健拿著,不發一語的用腳將教室的門推開,走了出去。 


Splendid看著突然間就空空如也的雙手,也知道自己方才的動作肯定是被對著Splendont鄙視一番,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摳了摳面頰,向Flippy提議的問「既然Splendont去洗碗了,那我們就負責收拾這裡吧?」 


Flippy笑著點頭沒多說什麼,畢竟 時常到Splendid家作客的他也知道,平時碗盤基本上都是Splendont再洗的,Splendid只負責做飯而已,這行為不過是他們之間固定的相處模式罷了。



但在Flippy將桌上的便當袋摺疊收好的時候,發現還有一個連切都沒切的完好麵包,便拿起那塊麵包問Splendid「剩下來的要怎麼處理?待會當點心分掉嗎?」 
 

「那個啊?是因為覺得帶早餐來吃一定會被Lumpy發現,所以才預留了他的份。」Splendid皺著眉看著排好的桌子卻總覺得彆扭,手抵著下巴思考片刻之後隨即低下頭,將四隻桌腳都對準地板磁磚的分割線,整齊的讓桌子旁成整齊的直線後點了點頭。 

這才心滿意足的轉頭對著Flippy攤了攤手說「大概是直覺錯了吧?趁著還新鮮等等就找人分掉吧。」 
 

但就在Splendid剛說完他的打算後,教室的門便被拉開了,只是走進來的並不是方才出去洗碗的Splendont,而是一個身高高於平均值、穿醫生白袍的藍髮青年。 
 

「這是種情況被通稱為"說人人到"。」Sniffles從書本的世界裡抬起頭來並且闔上書,輕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打開一旁的筆記本開始迅速的寫著公式並解釋說「但由我的公式可以計算出,Lumpy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並做為代課老師的機率為97。5%。」 


「是喔?」Lumpy對於Sniffles的發言表現出完全的不在意,甚至是有點敷衍的回應一句,便將隨身攜帶的資料夾放在講台上,笑著說「總之Sniffles你沒猜錯,這一堂國文課由我來代課喔。」 


「我並不是用猜的!」Sniffles有些激動的將桌上的筆記本亮在Lumpy面前,拿筆指著本記本裡寫著數字和各種符號的公式,解釋說「我這是用機會定律所計算出來的,其中有參考這一堂課的C老師以往臨時曠課以及提前告知代課的機率,在加上Lumpy你在這個時間點走進這間教室的過往情況等等,由這幾個數據交叉比較...。」 
 

看著Sniffles沒有止境的說明著,說到激動之處甚至站到了黑板前拿起粉筆,寫出一串又一串大概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複雜公式。 


而站在Sniffles身旁的Lumpy雖然微笑以對,但了解他的人都能夠知道他肯定完全沒有在聽,就算雙眼盯著黑板,也鐵定是在遊神。 


這不,過了一秒之後,Lumpy突然明顯的動了動鼻子嗅著空氣,那樣明顯的動作就像一隻正在尋找食物的麋鹿。 

隨即他便把目光投到座位在教室後方的Splendid和Flippy兩人,用著極度肯定的語氣詢問「你們剛剛才吃完早餐?」 


聽見如此篤定的語氣,Splendid和Flippy對視一眼。 


Splendid還記得曾經多次在結束社團課程的時候被Lumpy詢問過相同的問題,裝傻否認或是將食物包裝再多層也都無用,他對於食物的嗅覺完全能比擬緝毒犬。 

於是Splendid 搖搖頭、笑了出來,從便當袋裡拿出那塊特意留下的麵包,朝著Lumpy的方向拋過去。 


看見Lumpy高興的伸出手接過那塊麵包,Flippy再一次佩服起Splendid的直覺,語帶佩服的說「Splendid你的直覺真的準得很可怕。」 


「我的直覺其實很普通喔,根本沒什麼準不準的。」Splendid像是在炫耀自己的事情一樣笑著說「其實應該說是Dont的直覺狠準才對,因為早上出門的時候是他這麼覺得我才多帶的。」 


「是Splendont嗎?」Flippy從來沒有想過Splendont是會相信第六感的那種人,以至於讓他一直以來都搞錯了佩服的對象,在驚訝之餘也對Splendont改觀。 


「對啊。」Splendid偏著頭回想著說「我也覺得Dont的直覺準得令我驚訝,對了!上禮拜的數學臨時考試你還記得嗎?」 


「我記得你那一次考的高分完全超過全班的高標。」Flippy反應過來的說「那也是Splendont告訴你的嗎?」 
 

「對啊,要不然那次臨時考範圍那麼廣,我怎麼可能應付得了。」Splendid帶著幾分心有餘悸的表情說著,但在眼角餘光撇到門口的時候皺起眉頭,說「Flippy。」 
 

雖然在Lumpy的吃貨主義和Sniffles正忙著解釋自創機率公式的雙重影響下,這堂課看來是沒有打算正式上課,但秉著學生本分,Flippy還是低下頭,從抽屜裡找出這堂課該用的國文課本和筆記本。聽見Splendid 的叫喚回應了一句「怎麼了?」 



「...Dont去洗碗洗多久了?」 


找到課本並將它置於桌面,Flippy這才看了眼手上的錶,推測個大概的數值說「大概...快要15分鐘了吧?」 


看著眼前還沒正式開始上課,Splendid不客氣的將椅子往後一推站起身,走到門邊將教室的門拉開。 


看見已經洗好的杯子碗盤置於一旁的窗台上,但週遭卻完全看不到負責把它們清潔完畢的那個紅髮身影。 



Splendid在Lumpy的疑問叫喚下無奈的將餐具拿起,並走回教室。 


看著Splendid拿回了餐盤但沒卻看到另一個人,Flippy帶著幾分了然的問「翹課了?」 


對此,Splendid只有無奈的點頭做為回應。 
他想,或許Splendont 會在第四節課回來教室吧?畢竟以往的便當盒都拿來裝早餐了,說好了中餐可是得要一起去福利社買的啊。 

 

 

- - - - - - - - - - - 

 

最近好不容易有種上了軌道的感覺,但稍微安心下來一看才發現軌道是上了,但路途還坎坷著呢。 

總之,歡迎找我說話、或是回應感想都行,那是讓我活在Lofter的動力。

评论 ( 9 )
热度 ( 8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