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食戟】被雨淋濕的時節【創塔克】

*近期願望:希望自己儘早進入狀況。

然後,我還活著,只是更文的速度是龜速而已。

突然閃過的梗就用手機打出來了。還有 創塔克的同好好像變多了?嗯...憐憫一下,這是回不去的冷CP坑喔!



- - - - - - - - - -




驚蟄過後,午後總有讓人措手不及的陣雨。


就如今日,同樣是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在校園閒晃的兩人都濕透身子,連忙衝進一旁的屋簷下躲雨,使得地板無法倖免的被沾滿雨水腳印給覆蓋而不再乾燥。

偶然晃到校園角落,要一路跑回宿舍或是教學大樓是可以,但正臨期末考時期可沒人想感冒。


幸平有些不耐的撥開貼在額頭的髮梢,才發現自己身後便是一間平時都沒被發現的小料理室。

拉著身旁的塔克米,忽視對方的猶豫、毫不顧忌的推開沒鎖的門走進去。



和周遭環境相符的是裡頭也顯得空蕩,只有一些基本的廚房傢俱和一個立型白板,看這規模應該是某個被廢棄的社團吧?



牆上還貼著一些被遺忘而忘了撕下的精神標語,幸平伸出手指往料理台上一抹,在淺灰的台面畫出一道顯眼的光潔。



「你在幹嘛啊?」塔克米皺著眉頭盯著幸平弄髒的手指,將拉起的窗簾放下,從窗邊走了過來,一把抓起幸平的手,打開水龍頭沖乾淨。



放任對方的舉動、倒不如說還有些樂見其成。

就連現在自己清爽的短髮,都是塔克米看不下去而幫他修剪的。



幸平看著塔克米纖細的手指關上水龍頭,問「你剛剛在窗邊看什麼?」


塔克米輕輕在水槽內甩去手上多餘的水珠,瞄了眼窗戶說「雲,看這厚度應該ㄧ時半會停不了雨。」


「這樣啊?」幸平拉出椅子坐下,並且豪爽的將濕透的上衣隨手一脫掛在椅背上。


看著塔克米身上那件應該價值不菲的襯衫還貼在肌膚上,感覺就不太舒服讓幸平提議的問「你不把上衣脫下來嗎?會舒服很多喔。」


雖然平時有許多矜持,但撇開衣服有多少價值,潮濕的重量感就是讓穿著的人不好受。


塔克米掙扎的思考了一下,想起自己身處在極為偏僻的校園角落,更何況還下著大雨是不會有人經過這裏的。


一番評斷之後,塔克米決定接受幸平的提議,伸手解開最上方的兩顆鈕扣,伸手一拉便將整件上衣脫下。


只是塔克米沒法接受和幸平一樣將衣服掛在充滿灰塵的傢俱上,就這樣一手拎著衣服,站在一旁。


猜得出來塔克米是潔癖症發作而不願意坐下,這讓幸平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聽見笑聲讓塔克米沒好氣的瞪了幸平一眼,但就算被嘲笑,他也不會妥協的坐下,更遑論濕著衣服會更容易沾上灰塵。


幸平撐在膝蓋的手抵著自己的下巴,視線的高度剛好落在塔克米的腰際上。


大概是因為塔克米生活自律的緣故,即便都待在廚房研究料理,身材也沒有像許多外國廚師那樣福態。



雖然沒有陽剛的肌肉線條,但是卻也沒有分毫贅肉,甚至以男性的標準來說,這腰圍還有些過於纖細。


方才淋的雨水沒可能那麼快就滴乾,或許是從髮尾滴下來的吧?就這樣從頸脖滑到胸口、最後停在腰間。


幸平看著那一滴雨水將塔克米本來就沒曬太陽的肌膚透得更加白皙,他沒有多加思考,一個張嘴便輕咬上去。


塔克米一個驚呼,下意識的伸手去推開幸平的頭,原本粗硬的髮質在雨水的影響下顯得柔軟許多,不同的手感讓塔克米覺得幾分怪異。


看著塔克米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漲紅了臉,幸平不遮掩的揚起嘴角,分明更超過的事情都做過了,但事實是連再平常不過的牽手或擁抱,對方還是會因為自己任何舉動而深感害躁。


幸平伸手握住塔克米的手腕、稍微施力向下一拉,讓沒有防備的塔克米直直的坐上他的腿上。



塔克米背對著自己坐下,幸平便將下巴靠上塔克米的肩膀。但即便這個角度沒有辦法看見對方的表情,他也知道塔克米的臉一定紅的像顆熟透了的番茄。





畢竟他害躁的表情,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啊。
















- - - - - - - - - - -

你們在期待 什麼 owo ?


先聲明我才沒有卡文,而是我就只打算寫到這裡。裡面沒寫到的、之後的,就麻煩你們自己腦補了啊(加油,好嗎?

有些苦惱,自己前一陣子吃的官方CP都吐出來了。然後吞進去的CP根本在比冷門... 誰能救救我?

评论 ( 17 )
热度 ( 99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