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食戟】點文 / 還債【創塔克】

好啦,再不來po我怕我又忘記了

 

不過當初完成時自己其實很不滿意,
思考了很久到底是看哪裡不爽... 然後驚覺,
  太甜了啊。 

 

欠梗是【創塔克】
【*畢業後 *下雨場景 *踩著對方的鞋子10秒以上的挑釁】

 



 

- - - - - - - - - - 

 


 

對於生活在倫敦的人來說,只能當成參考性質的東西有兩個。

一個是掛著“英國研究”名子的奇葩報告,另一個則是當日會放晴的天氣預報。就算一早起來看見窗外出了大太陽,英國的紳士們依舊會不辭辛勞的隨身帶把雨傘,並非是要故作姿態,而是在這裡生活你就得隨時提防比女人的心情還要陰晴不定的天氣。


今日就如同一個良好的例子,早晨還是有著大太陽的溫和天氣,未至午後便大雨而至。把被豔陽所欺騙的異國的觀光客們一個不落的淋成落湯雞。原先還熱鬧的石板路也被這場大雨給驅散了人群。


一時冷清下來的街道被雨聲襯得靜謐,只剩零星的細語聲自一旁的遮雨棚下傳出。


「可惡。」同樣被大雨所困的塔克米低聲怒罵,令他不爽的是他與遮雨棚相似的全身上下也正滴著水。

與其看那些有傘可撐的行人而使心情更為不快,塔克米寧可低下頭,無聊的盯著雨水順著地上的石板縫形成一道道不知盡頭在何處的曲延小河。


所幸正值炎熱的夏季,即便全身濕透卻也還不至於患上感冒,但濕衣服黏貼著肌膚的難受感還是讓塔克米忍不住放大音量、對著身旁的罪魁禍首怪罪的說「就說了該帶把傘的,你就不信。」


幸平創真沒能反駁,自知理虧的摸了摸鼻子,將手中的食材放到一旁的牆上。雙手合十、語氣抱歉的說「對不起啊,早上太陽那麼大,誰知道會下雨啊,而且我擔心會錯過市集時間啊。」


若是當初自己再更加堅持一些,說要回去拿傘,現在兩人也不會淋成這副慘樣。塔克米癟了癟嘴,但看著手中一大袋剛採買到的新鮮食材就頓時沒了氣,畢竟當時若是特意再繞回住處拿傘,那麼這些好食材大概早被人搶光了吧。


看著塔克米藏不住心情的表情變化,幸平創真多少看出他氣已消了大半,笑著從他手中拿過沉重的食材放下,靠在一旁的牆上等待雨停。


只是對方的表情看似還是有些在意,幸平創真毫不在意露出腹部而撩起衣角,一邊將濕透的上衣擰出水來,一邊試著轉移話題的說「當初在學園的時候好像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呢。」


自身的教養讓塔克米無法像對方一樣做出擰衣服的粗魯動作,他用著拇指和食指拉起貼在自己額頭上還在滴水的瀏海,斜眼的看著幸平創真,沒好氣的說「你是指在沖繩的那一次?」


「對啊。」聽見對方也有所回應,幸平創真開心的回想著說「那次帶路的你迷路就算了,還剛好遇到午後雷陣雨,單論被淋濕的程度…應該跟現在差不多吧?」


「等等!」聽見對方的描述沒辦法再冷靜,塔克米一手把將瀏海整個向後梳去,大聲的反駁說「雖然說工作分配是由我記地圖路線沒錯,但那是因為我暈機所以方向感才會錯…。」

意識到不小心自曝其短,塔克米瞬間截斷還未說完的語句閉上了嘴。


校外教學總是在隔壁座位的兩人,創真幸平不只一次和塔克米搭上同一班飛機,多次下來,也清楚對方有著嚴重的恐高症狀。清楚知道對方在這一方面總愛逞強,所以才會沒把剛才的那句話給說完。


幸平創真忍住笑意看著對方別開的臉,塔克米那頭米金色的髮法因為雨水的滑落而顯得更加引人注目,而且藉由自己身高上的優勢,他也可以清楚看見對方頭頂上的髮漩。


這樣的氣氛讓幸平創真離開原本靠著的牆,邁開步伐走到塔克米身旁,並且伸出手來,比劃著兩人之間的身高差,說「我們倆當時的身高距離好像也是這樣呢。」


這一句像是在嘲笑自己毫無成長的話語讓塔克米頓時忘了窘迫,在眾人面前保持良好的成熟姿態隨著斷了線的理智一同消失。


比第一次見面更為超過的,塔克米同時將兩隻腳踩上對方的腳背,微微墊起的腳尖讓自己的視線瞬間就高過對方,嘴角掛著不肖冷笑,說「不過也才幾公分而已,這不就扯平了?」


看著對方突然貼近的臉讓幸平創真愣了神,雖然能夠預料對方一定會有所反擊,但他可沒想過會這樣把自己給送上來啊。


幸平創真終於忍不住而笑出聲來,為了防止對方站不穩會往後傾倒而將手輕搭上對方的腰背,有些不習慣的微微仰起臉來,看著塔克米高過自己的雙眼,說「不是扯平,而是勝過我了啊。」


幸平創真說話的吐息近得能在自己的臉上感受,塔克米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什麼大膽的舉動,讓他一路從脖子紅上了臉,下意識的就想趕緊後退,但卻被腰上的手給限制的行動而動彈不得。


「你還不快點放開?」沒有逃避方法,塔克米只能將自己的手撐在對方的肩上,然後盡可能的將臉別開。雖然出生於義大利的他早已習慣故鄉的人們總是公開調情,但是當情況換成是自己在大街上摟摟抱抱,這樣的情況還是會讓自己感到十分害躁。

即使自身長相偏向義大利血統的母親,但在感情方面的保守卻常被自家弟弟吐槽說自己真不像個義大利人。


「為什麼要?」幸平創真可沒有看漏對方那一同紅透的雙耳,他滿臉的理所當然、語氣正常的提問「在歐洲,情侶之間的擁抱不是再正常不過的風景嗎?難道伊薩米跟我說的有錯?」


「這個說法是沒有錯…。」塔克米回應的音量有如呢喃,而心裡頭卻是大聲的把自家弟弟罵個臭頭。雖然當初在旅行前夕,確實是自己讓伊薩米教幸平一些有關歐洲的基本常識,但是用不著連這種事情也跟他說啊!


「那我就沒弄錯了啊。」創真幸平看著塔克米為了回話而轉回的臉,趁著他一個不注意,直接揚起頭吻上對方。

他不會告訴塔克米他說了謊。因為事實上伊薩米告訴他的並不是“情侶間的擁抱”,而是“情侶間的親吻”才是在歐洲正常不過的風景。



若是他沒有弄錯,那麼他現在所做的事,不過只是將兩人融入歐洲的風景裡罷了。

 


- - - - - - - - - - 


 

沒有寫出來的話是 "塔克米的衣衫被雨水浸透,些許的透露出白皙的膚色" 和 "幸平創真毫不在意的拉起衣角,卻不小心將那不至於張狂的腹肌給顯露出來"。
因為寫出來的話,幸平伸出手就不該是白目的比畫身高差了啊w


好啦,雖然雖然甜得讓我自己很不喜歡...但我有還債了喔! 只能去打打本命 #雙英 的虐段子來恢復心情。 

然後上一篇點文真的大家都太客氣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37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