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My words, My world.

【食戟】啟程【創塔克】

就只是... cp很冷所以很餓啊,
設定在學園大家都順利畢業後的兩年後.

有稍微修改過, 然後OOC就不別太認真了w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欸?」伊薩米愣住,發出的疑問聲在已經打烊而空曠的廚房顯得特別大聲。原本正在收拾刀具的動作也不禁停頓,險在分心下刀具也沒有劃傷手。伊薩米忍不住開口詢問「哥哥你剛才說什麼?」


塔克米一邊摺疊起方才解下的圍裙、一邊說「之後主廚的位置就交給你了。」


沒有聽見答覆的聲音,望了過去才發現伊薩米的臉已然呆愣,塔克米笑出聲說「怎麼?你這副模樣可真是好久沒見了…報章雜誌裡說的堅若磐石的沉穩態度呢?現在這副表情可真是對不起那位幫你取了帥氣綽號的記者啊。」


塔克米手輕抵著下巴,試著回想的說「我記得那名女記者長得還蠻可愛的

啊…。」


「但在採訪過程中,她一直偷瞄的人可是哥哥你喔。不對,這不是重點…怎麼突然把主廚的位置交給我?」伊薩米充滿困惑、焦急揮舞著手,說「哥哥你明明就做很好啊!餐廳在上一周不是才又上了報導而已嗎?而且營業額也是上升的狀態沒錯吧?」


「餐廳現在狀況確實很好。」塔克米看著陪伴他身為主廚這些年所使用的刀,拿出櫥櫃裡的磨刀石細心磨利,並揚起刀對著日光燈一照。

修長的手指宛如摸著易碎珍寶的小心,指腹輕輕撫過刀鋒邊緣,看著刀身閃過耀眼的金屬光澤、充分的展現這把刀完美的狀態後,塔克米揚起了滿足的笑容。


確認刀具狀況良好、沒有問題後,塔克米便利落的將刀子一轉,刀鋒對著自己,握把則是遞向伊薩米。


伊薩米下意識的接過刀,拿在手上後才發覺遞過來的這把刀便是由父親親自交給哥哥,TrattoriaAldini的主廚代代傳承的刀。


「很好。」塔克米欣慰的看著恍然大悟的伊薩米,說「接過刀的你,可別以為還能逃避這個位置啊。」


「可是哥哥,這是爸爸親自交給你的,這代表的可是Trattoria Aldini的領導象徵啊,你怎麼就…」


「放心吧。」塔克米打斷伊薩米的話「這個決定可不是我的一意孤行,爸爸和叔叔也都是贊同的。」


塔克米用著嚴肅的表情看著伊薩米說「若是你真的不想要接這個位置你就現在說清楚,我們不會勉強你。但是我知道,你具有站上這個位置的資格。」

而且並不只是自己,就連父親、叔叔也都有看見,伊薩米為了Trattoria Aldini所付出的努力以及現有的能力高度。


「我…」伊薩米的眼神從一開始的無措轉回近年來所鍛練出的穩重,他用力的閉上眼,再次張開後,語氣中的真誠份量宛如是在宣告人生誓言般的說「我願意接下這個位置。」


塔克米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靠上一旁的流理臺,笑容裡滿是放心的說「那真是太好了。」


低頭看著手中握緊的刀具,伊薩米這才反應到了一個疑點,連忙問「我接下了主廚的位置後,那麼哥哥你呢?」


塔克米早已料到會被詢問此事,微微揚起一邊眉角、笑著從口袋拿出一封被小心折起的信封,對著伊薩米揚了揚。


伊薩米上前接過信件,翻看著卻沒有找到沒有寄件者的屬名或是寄件地址,只有在看見角落的郵戳才發覺這是封飄洋過海來自美國的信件。整封信裡除了郵票與郵戳外就只寫了Trattoria Aldini的地址與「…New Horizon?」


「要不是領班有把這詞跟我的稱號聯想在一塊,這封信大概早進垃圾桶裡了吧?我原本還以為是什麼粉絲來信,不過…」塔克米的笑容裡參雜了許多自己都沒發現的無奈,提點的說「你直接打開來看吧。」


伊薩米聞言便不客氣的打開信封,就如同拿在手中感受到的相同,裡頭並沒有放進什麼厚重的書信,將信件拿出,看著這唯一一張的紙伊薩米卻更顯疑問,說「這是…機票?」


「對啊,往美國。」塔克米好氣又好笑的指著信件說「這個人連張信紙都懶得買,他就寫了一句話,還直接寫在信封裡層。」


伊薩米輕壓信封使其微微鼓起,瞇起一隻眼看向信封內側,對於那寫得歪斜的字看得很是吃力,斷斷續續的念出「身為…地平線…的開創者,你就干心?…只侍在…地平線的…那一端?」


聽著伊薩米念出的內容,塔克米忍不住笑出聲說「字醜得難以入目、又寫在難以閱讀的地方就算了,還寫錯字才讓人更加傻眼了對吧?」


聽著哥哥的調侃,伊薩米有所理解這封信件大概是熟人所寄,自小就互相陪伴成長的他深知哥哥只有對真正熟悉的人才會放出心思去關注或是批評,更何況是這種充滿玩笑的調侃。

只是伊薩米猜不出此人究竟是誰,目前確實有些朋友或親戚正在美國,但是其中並沒有哪個對象是能讓哥哥如此調侃的人才對。


看出弟弟眼底的疑惑,塔克米也不賣關子的說「我先前說過,畢業後那傢伙就靠著在各地的餐廳廚房打零工,以這種方式環遊世界吧?」


在家庭背景的壓力下,塔克米平時十分要求的自己的言行,以維持著與外表和家族相襯的尊高氛圍,而在伊薩米的記憶裡,能破格讓塔克米使用“那傢伙“來稱呼的人至今也就只有一個人。所以說…


「寄件人是…幸平創真?」說出口後,伊薩米便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對。我們身邊也只有他和表哥那6歲的侄子才能寫出這麼醜的字吧。」塔克米一臉自信的肯定說著。


「哥哥你真的這麼肯定是他寄給你的嗎?」即使成年已久,但伊薩米依舊改不掉自己喜歡對哥哥開玩笑的壞習慣,說「自從畢業之後,他不是完全沒有跟你聯絡了嗎?」


「當…當然是他啊!」塔克米無自覺的將音量提高,辯駁的說「我認識的人也就他的字這麼醜,我不會認錯的!而且也不是完全沒聯絡…之前有收到幾張明信片…。」


「什麼都沒有寫的那幾張?」伊薩米對那幾張明信片確實有印象,畢竟這些風景明信片的郵戳來自世界各地,只是不光是沒寫寄件者、就連支詞片語也沒有。


「寄了那麼多張總不會是寄錯的啊…。」說道最後,塔克米的音量徹底的小下去,宛如呢喃的說「會做這種事情的也就只有他了吧…?」


聽著塔克米的回答,伊薩米忍不住想起當初在學園裡四面壓力卻又十分愉快的的日子。

伊薩米將機票放入信件裡,並謹慎的按照摺痕折起後遞給塔克米,轉移話題的笑著問「那麼,哥哥什麼時候出發?」


塔克米接過機票放入口袋一邊回答「我有請管家先生來接我去機場,等等搭11點的班機。」塔克米看向牆上的鐘,說「只是沒想到會花這麼久的時間…車應該已經在外頭等了。」


「什麼?」


不復方才和緩的氣氛,看著沉穩的表情再度消失在弟弟的臉上,塔克米也有自覺自己太晚跟弟弟說明自己的決定,只是上個月營收額在今日才統計完成,他唯有確認一切都沒問題了才放心將餐廳交至伊薩米的手中,總不能因為自己的任性就把爛攤子丟給弟弟啊。


「我沒有看見哥哥你有收拾行李啊?而且住宿的地方有確定了嗎?還有到了當地之後…」


看著變得緊張的伊薩米,塔克米稍微放大音量的說「放心啦,沒問題的。」

他安撫的解釋說「我這趟過去就一切從簡,幾套換洗衣物和卡帶上就行了,已經事先收好放在車上了,待會管家會順道帶來。其餘的…到那邊再看事辦事吧。」


「那麼…至少帶幾把熟悉的刀具過去吧?」伊薩米看向方才整理好而鎖上的刀具櫃,說「還有一些熟悉的調味品也…」


「要帶刀具的話還得提前向航空公司申請,以那傢伙的個性肯定是沒有事先想好這件事的,何況弄那些文件挺費工夫的。不過…」

塔克米打開一旁的食品櫃,從中拿出個毫無標示的簡樸玻璃罐,微微搖晃著瓶身,看著其中的液體隨著動作流淌,裡頭猶如玉隨的晶瑩淺黃液體在燈光的照射下更顯剔透,塔克米笑著說「橄欖油帶上了就夠了啊。」


「哥哥你可以搭幾天後的班機吧?」伊薩米依舊不死心的說「不熟悉的刀具對於我們做菜是有一定影響的啊,我可以明天向餐廳請假去幫哥哥跑申請的。」


「不用了,一般做菜還是沒問題的。我早就受夠被那傢伙嘲笑說什麼嬌生慣養。而且哪有人剛接任大廚的第一天就請假的啊?」塔克米皺起眉頭、壓的聲音悶悶的說「況且熟悉的刀具…我還有一把寄放在他那裡等著要討回來呢。」


對於哥哥的話,伊薩米想起了以前在學園的生活片段而忍不住揚起嘴角,笑容變得有些無奈,不再執著的伸出握拳的手,說「那麼…給哥哥的護身符要帶著喔?」


「放心,我一直都帶著啊。」看見弟弟的讓步,塔克米放下心的也握拳、輕敲上弟弟的手。


“相信很快就能在報導上看見哥哥拿著Mezzaluna吧?”伊薩米看著在為廚房做最後確認的塔克米的背影說道。


「好了,走吧。」塔克米伸手將電源關掉並鎖上門,看向一旁的伊薩米,問「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伊薩米從塔克米手中接過鑰匙,伸手給塔克米一個擁抱,笑著說「我跟你一道去機場吧?」


「別、別。」塔克米從弟弟的擁抱離開,連忙的說「你先回去跟爸爸確認職位交接的事情吧?大部分的事情我已經交代的差不多了,廚房的問題你就直接問爸爸,至於經營方面之後你想接手再說,目前就都先交給媽媽吧。」


塔克米語帶擔心的說「大概是節慶時喝了太多了…爸爸前一陣子的體檢肝指數狀況不太好,被媽媽強制不准熬夜,若是跟著我去機場再回家爸媽應該都睡了吧。」


畢竟明天就要站上主廚的位置,伊薩米也理解有很多事情得在站上位置前先去找父親商量,他遲疑的開口「可是…」


「別可是了,反正管家先生跟著你用不著擔心的。」塔克米並非在說什麼危言聳聽的流言,卻用著像是在述說鬼故事般的驚險語氣說道「更何況讓爸爸熬夜使得媽媽發怒的話…你還是早點回家吧。」


對於哥哥說出的話,像是想到畫面的伊薩米也不禁一震,妥協的說「好吧,下次這種狀況早一點說啊,讓我去機場送你。」


畢竟自從一畢業後,哥哥便回家接手餐廳,每天都把餐廳放在第一位,完全沒有一個稍長的假期,倒不如趁著機會讓他休息一下。

伊薩米笑著說「還有,如果發現弄錯寄件人的話就乾脆在美國四處逛逛吧?休息一陣子再回來也是可以的。」


「才不會認錯呢!」塔克米發現自己迴響於空巷的反駁,反應過來的同時羞紅了臉,故作鎮定的咳了兩聲說「到美國再給你電話吧。」

隨即揮了揮手,走向早已停在餐廳外面等候自己的車。

 

- - - - - - - - - -

 

看著已經走遠的車,伊薩米靠在一旁的牆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熟練的滑開螢幕撥打電話簿裡那隻沒有設定名字的越洋電話,另一首則是將鑰匙拎在眼前看著,一邊等待電話接通。


「喂?」


聽見對向傳出答覆聲,伊薩米將鑰匙收回口袋,問「機票你是什麼時候寄的?」


「三更半夜的打電話來,連個招呼也不打嗎?」電話對面的人忍不住打了哈欠,提醒的說「美國現在可是凌晨3點喔。」


「哥哥他出發去機場了。」伊薩米囑咐道「你可別錯過接機時間啊,幸平。」


「放心吧,我正在熬湯。」話說到一半,幸平創真不知已在廚房窩了多久,又打一個哈欠,說「我都算好了,這鍋湯到了12點就能熬好,剛好那個時間出發去機場。」


「你自己記得時間就好了。」伊薩米語氣雖然如同以往的和緩,但若是仔細一看,便會發覺他沉下表情、眼神銳利的說「雖然哥哥炸毛時的反應很可愛,不過你可別太欺負他喔?太超過的話,我可是會親自帶他回來義大利的啊。」


不知是因為隔著電話而感受不到還是裝作沒察覺,幸平創真笑著輕鬆回應說「哈哈,我自有分寸,不會讓你花那個時間的。」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機票是哪時寄的?」聽見答覆後,伊薩米恢復以往那和緩的表情,將話題拉回一開始的提問。


「我哪時候寄的並不代表他哪時候就拿到了啊。」幸平創真避開重點的說「按照這個發展你現在應該是主廚了吧?先向你說聲恭喜了啊。」


「謝謝。」簡單的道謝後,雙方的沉默讓對話中斷,畢竟一同在學園裡生活多年,伊薩米多少理解幸平創真的腦袋可不像他平時表現出的單純,若是想從他口中套出他不想講的話,這難度就像要在料理上打敗他一樣。


「麻煩請多照顧哥哥,那麼就先這樣了。」打這通電話的主要用意也是這句話而已,雖然自己很是好奇哥哥究竟是從哪時策劃讓自己接任主廚,不過自覺對話到了盡頭,伊薩米正準備掛掉電話的同時,電話那端傳出呼喊。


「等等!」


伊薩米重新接起電話,問「怎麼了嗎?」


「……。」


伊薩米移開電話,再次準備按下掛掉鍵的時候對向傳出聲音「你明明就有我的聯絡方式,但為什麼這兩年塔克米卻從來沒有打來過?」


聽見對方遲疑了這麼久竟然是問這種問題,伊薩米頓時感到有些無力,忍不住仰起頭看著夜空,今夜無雲的遼闊讓他湊巧能清楚看見飛機飛行的信號燈在上方閃過。


畢竟其中一方是自己的哥哥,還是幫幫他們吧。


「你先說說你這兩年在做什麼吧?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伊薩米要求的說「不過相對的你也得回答我一個提問。」


「好啊。」幸平創真沒有多加考慮,瞬間便給了答覆,他在電話那頭解釋「這兩年我打算一個人旅行。除了旅程的一開始是用存款外,之後便在各地餐廳打工,一邊認識著自己沒見過的料理、一邊賺旅費。這個我記得畢業時有跟你哥哥說過。」


「嗯,他是有跟我說過這件事,他知道。」伊薩米微微皺眉,以幸平方才的解釋與哥哥的說法相互比對,想著適當的解釋用詞,說「只是,他以為你是要“一個人”學習新事物。」


「什麼意思?」伊薩米可以猜出電話那頭的幸平皺起眉頭。


「意思是他以為你這趟旅程只有自己…這說法聽得懂嗎?」聽著沒有回應的那方,伊薩米說「哥哥他以為你這趟旅程當中不打算跟所有認識的人有連絡,只有“自己一個人”。」


「所以當我跟哥哥說有你的聯絡方式時,他以為那是我在安慰他而撒的謊。」伊薩米解釋的自己覺得很無奈,說「連帶的,他也認為學園裡的每一個人都沒有你的聯繫。」


聽著對方的沉默,伊薩米一邊替幸平感到辛苦一邊幸災樂禍,畢竟當初在學園裡鬧得滿城風雨的男人竟然在畢業後的兩年裡無消無息,這種行為無疑是助長了哥哥的猜想。


隔了好一會,對向的幸平似乎是終於緩和過來,只是語氣還略顯無力的傳來問句「你要問什麼問題?是我什麼時候寄機票嗎?」


「不是。」伊薩米贊同幸平創真的說法,他寄出機票的時間並不能夠準確代表哥哥是在什麼時候準備將主廚的位置交棒。問「你什麼時候決定要邀哥哥去美國的?」


「這個啊…」幸平創真很乾脆的回答「類似的想法早在學園裡就有想過了,不過是旅行了好一陣子才決定是美國的。」


幸平創真問「這樣的回答可以嗎?」


「可以了。」滿足了好奇心,伊薩米語帶豁達的笑著說「替我轉達給哥哥,讓他不用擔心TrattoriaAldini,專心的在美國闖出一番名頭吧。」


「我會向他轉達的。」幸平創真的笑意透過電話傳了過來「還有不是故意不回答你我是何時寄的機票,因為我自己也不記得了。」


「機票我老早就買好了,只是考慮到很多事情先就擱著了。至於是哪時寄出的…這我就真忘了,那陣子挺忙的,我只記得我有確實的將信塞進郵筒這一畫面。」


真讓人深感無力的,是把問題故弄玄虛、吊人胃口的使人好奇深究,但得到答案時,卻發現自己期盼的回答是如此不三不四。


伊薩米無奈的嘆了口氣,帶著些微的報復心態說「總之,還麻煩多關照哥哥了,哥夫。」


「噗咳咳咳咳───!」


在掛掉電話的同時,聽見對方傳來劇烈的咳嗽聲,微微的平衡了心情的伊薩米忍不住的揚起笑容。

雖然自己什麼事情都被隱瞞著,但這並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為冷cp的自耕農得表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很愉快!

但還是很歡迎搭訕的.
請給我梗, 也請催稿我.


其實是蠻想寫兩個人在美國開了間餐廳, 從零開始的感覺w 會很辛苦但感覺也會很甜w!!
還有塔克米拿回刀子的故事也很想寫寫.........


內文跟標題看起來都像是有續文呢w
但請不要問我續文在哪:DDDD

歡迎交流分享靈感!! 也歡迎催稿我.

评论 ( 40 )
热度 ( 231 )

© Count | Powered by LOFTER